日本上野之旅

去日本的想法很偶然,更多的是为了刷下护照,证明我也能去发达国家,🌛。

会选择东京的原因,有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很早前读的一本书《无缘社会》。当时读完既感到悲哀,也让我觉得有机会要去日本去看看。在这样的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里面,有太多值得我们去观察和反思的地方了,趁着这个机会,去感受下未来我们国内社会可能的发展方向。

选择在上野落脚,更多的考虑是这边有个很古老的上野公园,可以满足我每到一个新地方就跑步的需求,另外还有这边去其他的周边地区也很方便,所以也没多想,定在了上野的HIROMAS HOTEL,连续呆了4天3夜,彻底体验了一把胶囊公寓,对我这种进城务工的老青年来说,实在是新鲜。

复杂到让人抓狂的地铁站购票机器,让人觉得不好意思的热情服务,干净得不敢乱吃东西的街道,随处可见的美女,看不完的展(国家博物馆、美术等等) ……都是这次旅行的一些深刻的印象。

上野公园是日本的两个最古老的公园之一,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而且这边居然是东京美术大学的所在地,我后知后觉,才知道这边有很多美术展,很可惜,有些没开,有机会还是要全部都刷一遍。

继续阅读

科技感十足的 9 Hours 胶囊公寓

临走前,东京下起了雨,这是我在日本的最后一天。

背起背包,准备打开落地的大玻璃门,窗外下起了毛毛细雨,一阵寒意袭来,想起手头并没有伞。

刚回过神来,店里的小姐姐走了过来,递了一把白色透明的伞过来,“送给你,外面下雨,你需要用到它的。不用还了。”

我错愕着,眼前的这位小姐姐分明是昨天那位跟我讲中文的女孩,我随口问了句,原来是在这边工作的中国人。

这把白色透明的伞,我一直带着,带回中国,留着这份好意。

9 Hours整体的住宿体验还是蛮赞的,地址坐落在水道桥这边,独栋、立式玻璃门窗,旁边还有个全玻璃设计的coffee shop,单单外观就能给给9.8分。

继续阅读

跟印度小哥谈无缘社会

很偶然在皇宫的神社⛩️遇到印度小哥哥,上前搭了个讪,聊了起来关于日本社会的各种有趣的观察。

印度小哥分享了他近一年在东京的生活,说起这边一周五天早7晚10的工作强度,不禁感慨,日本工作文化的那份狂热已然让这个社会的年轻人没有了太多动力去想生活(包括生儿育女)的事情。

翻开自己2017年读过的《无缘社会》,我写了这样一句话“这样一本书,读起来过于沉重,但终于又给了我勇气继续活下去,并尝试去做更多的联结”。

继续阅读

写在HIROMAS的最后一晚

还蛮舍不得这里的,从第一天来到这里,遇到一个超级漂亮文静的,又只会讲几句“not stuff”的游客妹子,到外表玻璃大大的落地窗户,温暖的室内光,一下暖到了疲惫的我~

我想重点讲下那个日本妹子,她还特意跑到另外一个门,向我挥手,真的好warm,此处省略妹子的美照。

我在这边住了3晚,订了1晚试试效果,后面续订了2晚,整体的体验下来感觉很不错。

沐浴露、洗发露、洗澡用的毛巾、洗衣机、烘干机、饮料机这些都有。另外每个人还单独配了一个电子锁的小柜,基本满足存放贵重物品的需求啦~

继续阅读

申请E-residency过程中的趣事

为什么申请?

最早知道这个概念应该是从 Natalia MokNa这篇文章开始的,因为很早就有在关注数字游民啊、加密货币之类的东西,所以知道说爱沙尼亚也出了款类似的电子公民玩意,也想着跑过去试试申请一张玩玩。

有什么用呢?

本质上,很多人除了玩的成分,主要也是看中他们家的电子公司概念,可以直接用这个身份申请受欧洲认可的公司,并且走他们的支付系统。

盗一张官网的图过来。

简单来说,这张E-residency可以做如下事情:

  • Establish a company online
  • Manage the location-independent company fully online
  • Apply for EU business banking and payment card, conduct secure e-banking
  • Access international payment service providers
  • Digitally sign and transmit documents
  • Declare Estonia taxes online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无条件服从

人类有一种服从权威命令的倾向,即使这个命令违背他们自己的道德和伦理原则。

心理学家Stanley Milgram做了一项实验,系统巧妙的研究了人是怎么会接受命令去伤害另外一个人的。

实验是如何设计的呢?

实验中邀请了40名被试,介乎20-50岁之间,事前被告知参与耶鲁大学的一项关于学习与记忆的有偿研究。实验中,他们会与助手(扮演受电击的学生),以及主试(负责下达命令)一起。

Milgram伪造了一个电击装置,并设置了3个等级,“轻微的电击”、“中等的电击”、“高压危险的电击”,其实对被“电击”的人完全没有效果的。

并且这样要求:助手的“学生”角色会需要记住各种各样的单词,而被试的“老师”角色需要根据“学生”的记忆情况进行检查。主试要求被试在学生做出错误的反应时给予电击惩罚,最重要的是,每增加一次错误反应,“老师”就要将电压强度提高一级。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从众的力量

当科学家谈到从众性时,他们指的是当某一个体成为某个团体成员时,其行为常追随团体的某种的行为模式,有些时候这些力量强大到足以让我们做出一些与个人态度、伦理、道德相冲突的事情。

到20世纪50年代,Solomon Asch对从众行为进行系列研究,他的实验为我们提供了有关从众行为的大量新信息,而且为未来的研究开辟了许多道路。

Asch选择从“视觉从众”切入,这样能够避开一些模糊笼统的概念,比如态度、伦理、道德和信仰体系等等。

实验中,被试(假设是你)会与其他几名成员坐在一起,并且对两幅图画中的直线做出指认,筛选出符合主试要求的线段。在第一轮指认中,其他几名被试都指出正确的,但是到了第二轮,其他成员都故意指错成某一根。

结果显示,每位被试测试数次,其中约有75%的人至少有一次与团体内的人保持了一致。综合所有实验结果,被试服从于团体做出错误回答的次数约占1/3。

团队压力对从众行为的有力影响在Asch的研究中得到了清楚的体现。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斯坦福监狱实验

人们常常忽略环境对自己的影响,但事实往往相反,环境对人的行为的影响是非常强大的。

在30年前,著名心理学家Philip Zimbardo及其同事Craig Haney、Curtis Banks、Dave Jeffe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这样一个实验。他们想创建一个模拟监狱,系统性的研究监狱经历对监狱工作人员和犯人所产生的心理和情绪影响

那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们把“监狱”建在了斯坦福大学校园内的心理系大楼的地下室,并且请来了一个坐过17年牢的前罪犯作为顾问,尽可能的模拟真实的监狱体验。被试是在当地招募的志愿者,从100名的报名者当中筛选出24名大学生,通过掷硬币的方式,将人群分成两组:”看守“和”囚犯“。在这些被试进入”监狱“前,他们会经历不同的步骤。”囚犯“会被从居住的地方由警察上门,走正式的逮捕流程,押回到”监狱“,而后进行一系列的入狱手续,比如搜身、穿囚衣等等。”看守“则会配备统一的警棍,穿着对应的制服,并且带上反光墨镜等。

实验持续了6天,最终被负责人Zimbardo主动停止。

Zimbardo这样描述”监狱“中的被试:大多数人变成了真正的”囚犯“和”看守“,不再能区分角色扮演和自我……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监禁的体验(暂时地)破坏了一生的学习;人类的价值被搁置,自我概念受到挑战,人类本性中最卑劣、最丑陋的病态面显露出来。我们觉得非常恐怖,因为一些男孩(看守)把其他人当作卑劣动物一样对待,并且乐于享受那些残忍的行为;而另一些男孩(囚犯)变成了卑屈顺从、失去人性的机器人,他们只能想到逃跑、自己个人的生存,以及对看守日益增长的仇恨。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编个故事吧!

当你观察人的行为时,无论是图画中的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你对该行为的解释将以情景中可获得的线索为依据。倘若行为的原因显而易见,那么你的解释将不仅仅是正确的,而且也会与大部分观察者一致。然而,如果情景模棱两可且很难找到行为的原因,那么你的解释似乎更多地反映出与你自身有关的某些东西——你的恐惧、愿望、冲突等。

心理学家Henry A.Murray 和 Christiana D Morgan就是以这个作为理论基础,设计了“主题统觉测验”(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简称“TAT”。这个测验也相对简单,使用一套黑白照片,图片中人物所处的情境没有特定含义,然后要求当事人或被试看图讲故事,然后治疗师或研究者将故事的内容进行分析,以揭示隐藏在被试无意识中的冲突(“统觉”的意思是有意识的知觉)。

他们认为人的行为是由无意识力量驱动的,这一观点隐含着最早由弗洛伊德发展起来的心理动力学的原理,依据这种观点,为了准确诊断和成功治疗心理问题,必须揭示无意识冲突。

在Henry和Christiana的一项关于TAT测验的早期研究中,他们找了一组20-30岁的男性作为被试,每位被试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背对着主试,然后给到以下指导语:“这是一个测量你创造性想象力的测验。我将呈现给你一副图画,希望你根据这幅画,编一段情节或一个故事。画中人物的关系如何?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他们当时的想法和感受是怎样的?结果如何?请尽你最大努力来完成这项任务。既然要发挥文学想象力,那么你可以尽情地编写这个故事,不用考虑长度和详细程度。”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投射出真正的你

每个人看待同一个事物的时候,特别是模棱两可的刺激,可能会给出不同的解释,比如同样一朵云的形状。

心理学家 Hermann Rorschach针对人们的这种投射行为,作为他的理论基础,设计了“the inkbolt test”实验(即墨迹测验),它是投射技术(projective technique)这种心理测验工具的最早版本之一。

投射测验(projective test)就是给被试呈现一个模棱两可的刺激,并假设被试会把自己的无意识过程投射在这上面。在罗夏的墨迹测试实验中,刺激只不过是一副对称的墨迹图,它几乎可以被知觉为任何事物。

这个测试方法主要分成两个主要部分:一是他编织原始图形的过程;二是对被试或当事人的反应进行积分和解释的方法。

对于制作部分,图形的制作较简单,只是把少许墨水滴在一张纸上,并且将纸张对折,然后让它对称地扩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