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失败

那些杀不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加强大。

作者马修.萨伊德在他的这本《黑框子思维》里面,就讲到了人类社会中,小到个人,大致跨国机构、国家等,是如何在失败的泥沼中挣扎,又是如何端正对错误的认识,乃至走向更好的未来。

对待失败的态度

很多时候,失败往往意味着责罚、屈辱、缺乏能力等等,这使得人们总是对失败避而远之。书中列举了医疗业、航空业的大量案例,分析大型机构的内部人员也会因为体制固有的安全盲点,或者因为责任规避的各种原因,而对失败采取回避,丢弃,甚至否认的态度。这样的结果,是导致了大量的安全事故,而且一直发生。

即便是在错误反馈机制相对完善的情况下,一些初级的错误导致的事故仍然无法避免,体制无法完全解决问题,还需要搭配人的意愿。而意愿的改变,还是需要修正人们对错误的认识。

人们必须意识到,错误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而是一个更好的学习机会,让前进变得可能的一个助推。

总的来说,要想从错误中学习,有两个关键部分:第一,要有一个正确的机制,在这个机制中,改进错误被视为推动进步的方法;第二,要有能让这种机制蓬勃发展的正确观念。

继续阅读

Excel vlookup使用避坑指南

为什么Excel的vlookup关联不到数据?

其实是可以的,不过很多教程说漏了很多前提条件,我也是踩了好多坑才发现这些小知识点是你用好它之前必须掌握的。

下面是我在使用过程中遇到的坑,整理出来,在谷歌前先看看自己有没规避以下几个常见错误操作。

1、关联表格的第一列必须是要查找的数据

因为vlookup的查找方式,强制约定被关联查找的表格第一列必须是跟你查找的数据一样的。

比如说,你用电话号码查找关联表的通讯录信息,那这个通讯录表格的第一列必须是电话号。

继续阅读

针对武汉2019-nConv,你需要了解的口罩知识

最近更新时间:2020/1/25日

特别提示:本文旨在整理一些基础的防毒面具、口罩的知识,让大家在挑选产品的时候知道哪款产品是合格且适合自己的,可能存在部分知识解读有误,如果有的话,烦请邮箱联系告知更正。

这里插播一下,在我们认识一个新的事物的时候,比较好的做法,应该是先认识一些这个事物相关的基础概念,搞清楚之后再去做更深度的了解。

名词的定义

什么是N95?

所谓的N95口罩,并不是特指某款产品,而是说一种标准,就像我们日常经常看到的ISO9001之类的认证标准,它是对口罩产品的一种规范。

N95 型口罩,是 NIOSH(美国国家职业安全卫生研究所)认证的 9 种防颗粒物口罩中的一种。“N” 的意思是不适合油性的颗粒(炒菜产生的油烟就是油性颗粒物,而人说话或咳嗽产生的飞沫不是油性的);“95” 是指,在 NIOSH 标准规定的检测条件下,过滤效率达到 95%。N95 不是特定的产品名称。只要符合 N95 标准,并且通过 NIOSH 审查的产品就可以称为 “N95 型口罩”。(百度说法)

所以当我们看到所谓的N90,也就意味着是不适合油性颗粒,并且过滤效率达到90%。

N95 口罩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预防由患者体液或血液飞溅引起的飞沫传染。飞沫的大小为直径 1 至 5 微米。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 (OSHA) 针对医疗机构规定,暴露在结核病菌下的医务人员必须佩戴 N95 标准以上的口罩。

另外,口罩的类型,类型还是蛮多的,单单从病毒防护效果来说:医用防护口罩(N95)> 医用外科口罩 > 普通医用口罩(包括医用护理、一次性医用口罩等)> 其他口罩形状防护物品(棉质纱质防护口罩、防风保暖口罩、尿不湿等)。

TIPS:正确佩戴合规格口罩可减低受空气传播病菌的感染,但不能保证完全预防。

继续阅读

日本上野之旅

去日本的想法很偶然,更多的是为了刷下护照,证明我也能去发达国家,🌛。

会选择东京的原因,有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很早前读的一本书《无缘社会》。当时读完既感到悲哀,也让我觉得有机会要去日本去看看。在这样的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里面,有太多值得我们去观察和反思的地方了,趁着这个机会,去感受下未来我们国内社会可能的发展方向。

选择在上野落脚,更多的考虑是这边有个很古老的上野公园,可以满足我每到一个新地方就跑步的需求,另外还有这边去其他的周边地区也很方便,所以也没多想,定在了上野的HIROMAS HOTEL,连续呆了4天3夜,彻底体验了一把胶囊公寓,对我这种进城务工的老青年来说,实在是新鲜。

复杂到让人抓狂的地铁站购票机器,让人觉得不好意思的热情服务,干净得不敢乱吃东西的街道,随处可见的美女,看不完的展(国家博物馆、美术等等) ……都是这次旅行的一些深刻的印象。

上野公园是日本的两个最古老的公园之一,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而且这边居然是东京美术大学的所在地,我后知后觉,才知道这边有很多美术展,很可惜,有些没开,有机会还是要全部都刷一遍。

继续阅读

科技感十足的 9 Hours 胶囊公寓

临走前,东京下起了雨,这是我在日本的最后一天。

背起背包,准备打开落地的大玻璃门,窗外下起了毛毛细雨,一阵寒意袭来,想起手头并没有伞。

刚回过神来,店里的小姐姐走了过来,递了一把白色透明的伞过来,“送给你,外面下雨,你需要用到它的。不用还了。”

我错愕着,眼前的这位小姐姐分明是昨天那位跟我讲中文的女孩,我随口问了句,原来是在这边工作的中国人。

这把白色透明的伞,我一直带着,带回中国,留着这份好意。

9 Hours整体的住宿体验还是蛮赞的,地址坐落在水道桥这边,独栋、立式玻璃门窗,旁边还有个全玻璃设计的coffee shop,单单外观就能给给9.8分。

继续阅读

跟印度小哥谈无缘社会

很偶然在皇宫的神社⛩️遇到印度小哥哥,上前搭了个讪,聊了起来关于日本社会的各种有趣的观察。

印度小哥分享了他近一年在东京的生活,说起这边一周五天早7晚10的工作强度,不禁感慨,日本工作文化的那份狂热已然让这个社会的年轻人没有了太多动力去想生活(包括生儿育女)的事情。

翻开自己2017年读过的《无缘社会》,我写了这样一句话“这样一本书,读起来过于沉重,但终于又给了我勇气继续活下去,并尝试去做更多的联结”。

继续阅读

写在HIROMAS的最后一晚

还蛮舍不得这里的,从第一天来到这里,遇到一个超级漂亮文静的,又只会讲几句“not stuff”的游客妹子,到外表玻璃大大的落地窗户,温暖的室内光,一下暖到了疲惫的我~

我想重点讲下那个日本妹子,她还特意跑到另外一个门,向我挥手,真的好warm,此处省略妹子的美照。

我在这边住了3晚,订了1晚试试效果,后面续订了2晚,整体的体验下来感觉很不错。

沐浴露、洗发露、洗澡用的毛巾、洗衣机、烘干机、饮料机这些都有。另外每个人还单独配了一个电子锁的小柜,基本满足存放贵重物品的需求啦~

继续阅读

申请E-residency过程中的趣事

为什么申请?

最早知道这个概念应该是从 Natalia MokNa这篇文章开始的,因为很早就有在关注数字游民啊、加密货币之类的东西,所以知道说爱沙尼亚也出了款类似的电子公民玩意,也想着跑过去试试申请一张玩玩。

有什么用呢?

本质上,很多人除了玩的成分,主要也是看中他们家的电子公司概念,可以直接用这个身份申请受欧洲认可的公司,并且走他们的支付系统。

盗一张官网的图过来。

简单来说,这张E-residency可以做如下事情:

  • Establish a company online
  • Manage the location-independent company fully online
  • Apply for EU business banking and payment card, conduct secure e-banking
  • Access international payment service providers
  • Digitally sign and transmit documents
  • Declare Estonia taxes online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无条件服从

人类有一种服从权威命令的倾向,即使这个命令违背他们自己的道德和伦理原则。

心理学家Stanley Milgram做了一项实验,系统巧妙的研究了人是怎么会接受命令去伤害另外一个人的。

实验是如何设计的呢?

实验中邀请了40名被试,介乎20-50岁之间,事前被告知参与耶鲁大学的一项关于学习与记忆的有偿研究。实验中,他们会与助手(扮演受电击的学生),以及主试(负责下达命令)一起。

Milgram伪造了一个电击装置,并设置了3个等级,“轻微的电击”、“中等的电击”、“高压危险的电击”,其实对被“电击”的人完全没有效果的。

并且这样要求:助手的“学生”角色会需要记住各种各样的单词,而被试的“老师”角色需要根据“学生”的记忆情况进行检查。主试要求被试在学生做出错误的反应时给予电击惩罚,最重要的是,每增加一次错误反应,“老师”就要将电压强度提高一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