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Deferred-Object

周末在 team 内做的一个分享,讲的是 jq 的 Deferred Object。

先上 ppt,有很多的想法,但不是很成熟。可能需要去玩玩 js 的游戏开发,才能对这些概念有进一步的认识。

Jq 的 deferrer 对象  已经被删了

写在即将离开工作室的时候

张望搬走了,或许就像肥苏说的那样,当你习惯了某个人的存在的时候,他忽然的离去会让你觉得很不适应,我曾想去挽留他,但我没有…

超文那天早上打电话给我,我还在睡梦中,他说他要搬走了,心里凉了半截,深感无力,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不小心打开肥苏的围脖,肥苏说她也要走了……

我想,大家是要离开的时候了,只是,想不到这天会来得如此突然,一切都还没准备好…….

那天,我们几个大三的,围坐在一起,聊了大家的过去,现在,还有将来。仿佛那是个应该早开的会,这样或许我们可以对某些事情有更多的了解。

那天晚上,望哥仔说他很担心自己不是计算机专业的,做 PHP 没优势。我说,你愿意为兴趣而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我是 HR,我会很欣赏你的勇气的,而且你学的很多计算机的东西都比我多,还比我了解的深,有什么好怕的呢…

才发现,原来我们都那么害怕未来,不愿过多的谈及,原来我们对自己都是那么的没有自信,都需要别人的肯定和鼓励,但在大二面前,在同届面前,我们都装成足够的坚强……

忽然想起大一刚进来的时候,工作室还没成立,我投了人生的第一份技术简历,然后就开始了自己在数字中心的历程。

仍很怀念那个从早切到晚的日子,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那时,我刚大一,接触 css,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每天都是我最早来,最晚走,还记得那时小云就坐在我旁边……

仿佛所有的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伟贤教我怎么样排 css 的代码会更加专业点,世均老跑来说我切片有个像素没对准、字体又没按要求,肥芬给我看她的素描画,那时她的脸和现在一样,笑得很灿烂……

那时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切片仔,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伟贤没有告诉我,前端是神马东西,但我一听,一定是个非常有前景的工作…… 就怀揣着这样单纯美好的梦想,过完了那个暑假……

转眼,工作室要成立了,荣乐最后还是没来,我想,人各有志,强迫不来。我一直很佩服伟贤、黄维,还有世均,他们创立了工作室,他们在综合楼这里,给我们安置了一个地方,虽然冬天会超冷,夏天会超热,晚上会很吵,椅子很硬,网速很慢,但,他们起了个头,万事开头难,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

看了聪的 blog,才想起了工作室的名称,大家想了好久,最后我说,那就叫维生数吧,取 “多维”、“生命力”,“数字” 的寓意,大家觉得好玩,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

后来的日子里,我选择了可用性去发展,把前端的东西放在了一边。伟贤也没有过多的去限制我的方向,我记得那时,工大在线的栏目就开始策划了。

大二那段时间,我爱上了英语和可用性的东西。每天早上可以听新概念 3 听一个上午,然后晚上泡那些可用性的书籍,从李乐山到戴力农,从 about face 到 tagging,所有图书馆能借到的书我都借回来了,收藏了一堆 pdf,整天玩那些新出的网站,沉浸在自己的网络世界里,不能自拔……
大二期末的寒假,那天大家搬电脑回去,伟贤看我的眼神不对劲,知道我是想退了的,其实我当时真的想走。或许当你真的站在一个领导者的角色的时候,你想的事情才会有所不同。走在回去的路上,伟贤说工作室以后就交给你了。就这么一句话,我没有走,也没打算要走了。

开疆辟土不容易,把工作室坚持下来,也难。中心过去,习惯了打游击,大家都分散开,没有一个团队的氛围。现在有了工作室,但条件恶劣,没人肯来。连我自己都不愿意,我怎么能苛求团队的其他人呢……

那阵子真的很痛苦,真的想一走了之,跑去工一,好好做我的程序。但我不能走,一走就什么都没了。每个星期的会议,我深感无力,除了每周叫大家来聚一次,这个团队真的不叫团队。

那个时候,工作室就我,程伟和超文几个人。我也迷茫,也孤独,我想去找伟贤,然后说我不干了,你找个别的吧…. 但最后还是没有,我想,他应该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学习,他把工作室创起来,他大三了…… 我一直在想,撑到伟贤照到好工作的时候,我就可以很轻松了,真的,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就这么想的……………………

后来,我们的孩子出世了,工大在线虽然很简陋,但却凝聚了我们共同的心血,3 代人的努力啊,我们这届终于把她圆满了。

那天晚上,大黑说,汉宽你做过工大在线,一定很有经验了,我笑了,我说,那个时候能不能把工大在线做出来还不知道呢,怎么会去想那些。今天看来,我觉得自己做了最正确的事情,那就是先把网站做出来再说,再难看也是可以接受的。那几个栏目是我拍脑袋,自己跟自己头脑风暴想出来的,但我前期真的做了很多资料搜集,对比了那些高校的网站,但毕竟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做。不过让我很自豪的是,那几个网站都是新生做的,虽然功能简单点,但却让大家锻炼到了,我们体会到了一个团队合作的强大力量。

大二暑期实践,工作室的所有人第一次一个不漏的坐在了一起,我们策划了新生网,我尝试把 UED 的那套流程融入到这个项目里来。还记得那天刚上线,我们的 PV 就上万,那时,我那个泪啊… 最大的意义在于,工大在线有了自己的运营团队,虽然专业背景参差不齐,但杂牌军从来都是无所畏惧的……

不过那阵子我蛮失落的,新生网那些导航标签我妥协了,全部按照运营组的意思改成比较取巧的表达;肥苏说看不懂我的草图,我那个草图抄了 Hozin 前辈的图片好几天才搞定的;

世均跑过来说我导航做得烂死了,我心里那个泪奔……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别的东西,好让这个世界少了个糟糕的交互设计师,失落……

到大三了,招新到现在都经历过 3 次了,每次看到新面孔,内心总不由得想起自己当时进来的那个样子。我们对新人的要求很低的,只要你适合我们团队的氛围,喜欢互联网,能专心去学,有责任感,OK,那就够了。很多面试的师弟师妹问,工作室有什么培训的计划吗,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说没有怕他们有想法,说有又不是很诚实,因为确实没什么培训给到你们,这里更多的是自学,奋斗。

工作室没有老师,团队就是我们生存的根本。还记得那天开宣讲会,我说,我们希望加入工作室的人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是一个有勇气的人,因为工作室将会有更多的问题在等着你,但只要你敢于负责任,不退宿,即使能力不够,我想,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的。

我一直很想在自己走之前,为这个工作室再做点什么。大三开学初,几个大三的不是很想过来,我特别的无助,工作室的硬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那些天,我拿着自己整理的工作室简介,加上我们所做过的项目,满世界的跑,找机电的杨老师,求他 402 让给我们,每天去烦团委的许老师、张书记,早点批舞狮团的房间给我们,找张 sir,找宿管,找国防生…… 我跟大三的说,找不到工作室我就不干了,最后工作室还是没着落,我的一大遗憾……

那晚肥苏生日,我们几个人跑去饭堂为她庆祝生日。其实,我没想过她会叫上我们几个男生,也是那晚,我们决定工作室条件再恶劣也要搬到一起,组长先带头,大二的自然会搬过来….

然后,我们几个就开始跑宜家,买植物,买杂志,重修布局,一切都焕然一新的样子……

我哥总骂我管他太多,我想,这可能是我从小就害怕有关吧。97 年回归前,老爸老妈就来到深圳,那时警察天天来抓没暂住证的,我天天都在担心警察会在哪个晚上冲进门来。那阵子我们住铁皮屋,台风一来就会把屋顶吹翻,老爸整天不管,倒是我和老妈连夜把沙包弄好,还要半夜拽住那些粗线,不让屋顶被吹翻…… 我渴望被爱,因为我的童年缺乏了太多的安全感…… 我总忍不住去管别人,大大小小的事我都会去管,都在干操心……

要走了,我找到了比我牛 B 的人去带这个团队,李程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他,没好好抓他技术那块,现在跟适远他们越拉越远。他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一个有勇气的人,一个肯钻研的人,一个喜欢互联网的人……

工作室最冷的时候,我没走。最热的时候,我没走。人最少的的时候,我没走。

工作室是我大学里面的第一个团队,也是唯一一个,一呆就到现在,从小打杂,到大打杂,一路风雨兼程。

要走了,会有很多的担忧。

肥苏,给多点耐心在处事上吧,以后不在一起的日子里,那个疼你的汉宽不会出现的了,要多吃点,长的胖胖的,要开个大大的幼儿园,我会把孩子都交给你去教的。

大雄嘴大吃四方,不怕不怕。算法不好可以慢慢学嘛,懒惰是人都会有的,我说你贪玩要改改。

阿聪加吧劲把英语练练,多做演讲,很抱歉在技术上我不能和你有过多的交流,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前端怎么学的,但一直鼓不起勇气,原谅我这个没勇气的人……. 我觉得你的实力可以进 google 的,要相信自己……

润濠的插画和平面还蛮纠结的,离世均的网页设计水平还有一段距离,嗯,你会协调好的,不是吗?我觉得做男生做到你这么好,真是世上没有第二个了。

肥芬要出国了,希望你开阔了眼界的同时,学好可用性的知识,顺便锻炼自己的口才,顺便把自己的普通话和白话再练下,这样大雄就没机会笑你了。好抱歉那年 UPA 我没去参加,是我们交流得太少了吗?不管怎么样,期待你的归来……

肥 cat 不做动画就不要做吧,路多着呢。可用性的视觉设计这块你也可以去尝试哇,交互设计也可以去试下…… 每次你说我太过蛮横的时候,我真的在改,再给我点时间。大三最艰难的时候,谢谢你对工作室的不离不弃……

超文祝你快点找到前端的实习,二手网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让你做了很多重复的工作,希望你可以体会我的难处。谢谢你教会了我很多技术的东西,你从来不介意我问你那些弱智的问题……

小马哥 flash 组撑到现在,因为一直有你的默默支持。好几个 flash 项目都没有你参与,真的很抱歉。课件的项目我知道真的很费时间,之前钱的问题没处理好,还是大雄帮我解决了,谢谢你的支持。你说敲代码很快乐,很喜欢,我那个时候真的很羡慕你,以后一定要多玩一些互联网的产品哇…..

望哥仔,千万不要害怕自己的专业,你选择 Php 放弃自己专业的勇气已经让人很佩服,而且你其他都学的很好了。编译那些大可以以后工作中需要的时候再去看,真的不要紧的….. 谢谢你为工作室做的那些事情,PHP 完全是你自己学习,然后带 PHP 小组的,你真的很厉害,很牛。你在我心里面,一直是个高大的形象,坚持你的选择,勇敢的走下去,我们的张望!

汉宽我慢,不要紧的,我会努力好好学的,我会赶上来的,哼哼… 我们一定会在互联网上见的……

………

希望离开后的我们,都会记得,曾经有样东西,我们落下了,拿不走,所以,时常回来看看。

谢谢你,伟贤

凌晨 1:07 分,日子又过了一天,昨天还是感恩节,忘了对这个世界说声谢谢……

伟贤,谢谢你,给了我自信,指出了我的错误,让我有机会重新去审视自己…… 谢谢你今晚过来,跟大家分享你的经验,对很多人来说,你的讲话开了小小的门缝,却让我们看到了个全新的世界……

你说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其实完美没有不好,只是有时候太过理想色彩,反而看不清眼前的事实。我知道自己有时候做得太过了,对自己也好,对别人也好,总是要求过多,容易想到一边去… 对于一个团队的领导者来说,这个很危险…

我应该学会去包容自己,然后包容身边的每个人,欣赏他们 “不完美” 的地方。肥熊从来不正经,聪老是闷骚的,肥苏怕事多,芬姐…… 好吧,我不应该总是看到他们的 “缺点”,因为正是这些我看不惯的事情,才造就了这个可爱的工作室,才造就了一个个鲜活的我们…… 标叔说他们年轻时冒险跑过高速路去吃东西,我们还半夜煮肉丸呢,哈哈。

接受不完美的事实,我总不能要求过多……

看了标书的十年,感觉最深的,是他说的,一个团队不应该有对立的情绪,隔阂的产生是因为沟通的方式不是大家所喜闻乐见的。工作室虽然弄了技术交流会,但大家并不是很积极,而且商业项目的驱动毕竟有限,我想,工作室应该思考更多的方式让大家更好的交流和沟通。以后会经常去关注一些比赛项目的,我要开始写一些阶段性的目标了……

工大在线现在算是停下来了,你说我应该衡量下自己,明白整个大局,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就算自己每天去更新,对工大在线也于事无补,运营需要的力量,远不止这些,你提醒了我,作为学生性质的网站,工大在线的前景,有着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工作室的每一个人都会为她坚持下去的,她是我们一手一脚,奋战多少个日夜做出来的… 但正如你说的,先救自己,再救工大在线,先放手,再回来…

思绪乱了,不写了,谢谢你,伟贤,我想,我应该沉下心来,先把前端这关过了,深入下去,再去想别的……

最后的最后,改下包大叔的话,我们不是应该成为更好的设计师或者 coder,而是应该成为一个更有能力的人!

此刻,你又在哪里平凡

10 月 30 日下午,我就这么点开了《老男孩》,听着筷子的歌,伤感不由自主地涌上来,“昨天的你,此刻又在哪里平凡”……

10 月 31 日凌晨 3:28 分,失眠。

我想我是否太过敏感,对人也好,对事也好,感性总是占了绝大的一部分,无法控制。准备了一个礼拜的宣讲会,弄了 4 天的 PPT,我原以为在那天晚上,一切都会得到圆满的解决,有个美好的结局。或许真的很美好,工作室从第一次招新才 10 几人报名,到现在 100 多人报名 (而且不乏优秀的人才),我们所付出的所有,我们在过去的所有心酸在那个晚上好像都得到了补偿,得到了理解和赞许。在开会前,我跟苏说别害怕,随便讲讲就好了,没想到,那晚最紧张的反而是我,5 页的演讲稿,50 + 的 PPT,我光速般的在半个小时就讲完了……. 我太紧张了吗?我太鸡动了,想不到会有那么多人来,那一刻我觉得那么多的委屈都可以忍受,所有做的工作,所有的汗水都值得的!

但伟贤没上台讲话却让我倍感失落。从我接任到现在,支持我撑下去的是伟贤大人给我的那句话,“工作室以后就靠你了!”。从那天开始,我真的把她当做我的事业去做了,我可以两个月不去上课,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学习和工作室的建设上来;我愿意为工作室所有人挡住不必要的滋扰,让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成长;我可以做很多,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管得过头了,像是个杂工,而不是一个称职的 Leader……

那天晚上,你来了,但没上台,不知道是不是百度那边会很忙,但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上台,给工作室的所有人说一些鼓励的话语,肯定我们这些日子里的工作,给将来的师弟师妹们讲讲工作室的美好。但,你没有。那天晚上,你就这么走了,有许多事情想跟你倾诉都没机会,之前知道你为了找工作一直在忙着做项目,时间很紧。如果说钊武师兄不算工作室出去的第一届,感情没那么深,那么你呢?我多么想跟你自豪的说,你没选错人,当初懵懂的几个大二成员把工作室带到了今时今日!我们都选到了比我们更加优秀的人来接任工作室,我们还把工大在线做起来了!我多希望你会给我们大大的赞许,给我们讲讲有趣的事情。

还记得那天晚上,我说 “维生数工作室是一个很看重团队理念的团队,因为团队是我们工作室赖以生存的根本……”,我想,你也会懂的,不是么。是你教会我的,让我明白要去团结团队里面的每一个人,工作室才有可作为,我去做了,一直做到现在,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但我不怕,新招进来的师弟师妹都逐渐上轨道了,我们几个大三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了,再大的风雨也不能撼动我们。没有桌椅我们可以去买,钱不够我们可以先贴,文化欠缺那我们就去搞交流会、买植物美化工作室,买一堆城画杂志…..

原谅我木讷不知道怎么去表述自己内心的感觉,倒像是在埋怨了…… 看看自己写的博客,我逐渐发现自己逐渐迷失了自己。回想自己两年多来在工作室的点点滴滴,好几次跟聪他们开短会我都哭了,那天晚上我和聪把工作室的博客弄了起来,正式取名为 vtmer.com,寓意我们都是维生数人。我说,不管以后我们出去成就如何,不管我们各奔何方,我想,我们有些重要的东西留在了学校,有时候要回来看看。我想,这个博客见证了我们的存在,见证了我们曾经的友谊,见证了我们校园时代最疯狂的经历……

那天晚上招新完,我们几个就跑去 M 记吃半价的套餐,10 几个人围在一起,站着吃,虽然有点别扭,但我们乐在其中。我想,我是时候把工作室的重担逐渐下放给李程他们了…… 我也大三了,那时候想过大三就走了,但工作室问题那么多,不能走。你跟我说过,管理团队的付出不能用 “牺牲” 这个词。那晚芬讽刺我干嘛不哭,哭就完美了。其实我真的内牛满面,不过都流在心里。看着钊武、伟贤你、世均、黄维坐在一起,后面是一大群围观的童鞋,你不知道我当时内心有多么的鸡动,拿着稿子,我的手都在颤抖,我多么为自己的工作室自豪。要知道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我们的心血……

开拓的任务到我这里要告一段落了,我想,是该李程他们接手的时候了…… 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每次都是搞技术的负责整个团队,我想以后会有所改变吧。

4:13 了,天要亮了。

下面这个是老男孩的 MV,送给工作室里每一个人,特别是送给你,我们的伟贤大大,你会看到吗?

工作室的一些事

工大在线,我们共同的心血,我们的孩子。

解决了技术的难题,随之而来的推广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在栏目的策划上,一开始并没有做太多的分析,就这么匆匆的开始 code,先天性的不良。

卓海的那句话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每天我去飘香推,根本没有回头的访客…… 几千 pv,一下又掉回去……

栏目太枯燥了,娱乐性太少了,操作方式根本没考虑用户的习惯,谁去联系社团,谁又去联系后院和飘香,资讯网又要怎么改版…… 问题如山,人事繁杂……

谁又该站出来?

从 08 年钊武师兄的资讯网,一个人的单打独斗,到今天的栏目繁多的门户网,一整个团队的合作,我们一直风雨兼程。

两届师兄的心血,都是为了后来更高的起点,更大的舞台。工大在线到了我们这届手里,终于有了规模,有点那么像门户网站了。海明师兄说,巧合机缘,大家就这么凑在一起了……

只为了那个简单的想法,做出广工自己的门户网站。

今天开会,大家都沉默了,一群不懂推广的孩子,面对着一个门户网站,茫然不知所措。好吧,一切都需要去尝试,拿出你的责任感,不要退缩!技术什么时候都可以学,但大学的时光过了就过了……

你的梦呢,汉宽?聪快生日了你看邮件才知道,芬姐喜欢大灰狼却给了她买了只猪囧,张望是不是材能学院的我都不清楚,工作室的值日表居然等到现在才弄,还有招新呢,工大在线二期呢,改版呢…….

两年了,我试着去改变聪的闷骚,改变肥苏的独和怕事,改变芬姐的表达不好,改变身边的每一个人,但到今天才发现,被改变的反而是我自己…… 才发现,一个团队,你要做的不是去改变每一个人,而是试着去迎合他们,组合他们,理解和包容他们,让每个人做自己擅长的事。说起来容易,没想到,我今天才懂…….

李斌师兄说,有些事情你不喜欢做可以不做,干嘛要强迫自己。嗯,我想生活应该就是这样,但面对团队,有时候没得选择,但想想他们的笑容,又觉得那不是件让人讨厌的事。听到荣乐进了迅雷做 FLASH 工程师我真的好开心,芬姐以后可以烦荣乐了,FLASH 组以后有得玩了。伟贤好像也进了,真希望他们快点回来,给师弟师妹讲讲外面的世界。

汉宽太笨了,看来要努力了,哈哈。

可爱的维生数,我们的工大在线,一定会成长起来的。

工作室的技术交流会

虽然说是工作室的第四次技术交流会,但我觉得这次的交流会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属于工作室自己的交流会.

之前自己一直闷闷不乐的,很少跟芬姐他们说笑,连工大在线我也懒得去理….. 久了,大家就像陌路人一样,整个工作室死气沉沉…..

当聪说开个技术交流会的时候,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自己闭门了快一个月了,很多事情都放着不去理,招新,推广网站……

第一次的交流会,我分享了自己关于” 无盘” 生活的思考,讲了自己对互联网一些好玩的产品的体会,讲了那个让人激动的晚上,中文推特圈值得纪念的日子……

希望在以后的时间里面,向工作室的所有人推广开源的 Firefox 和 linux 系统,还有 Google 的产品……

这次的技术交流会,水分比较多,而且准备的也不是很充分。不过,这只是个开始,一定要把这样的互动交流的活动坚持下去.

就先写到这里吧,下面贴下我的PPT~

说好的工作室呢

先在这里跟芬姐说声对不起,这几天因为工作室的事情,搞到自己很沮丧,你打电话给我我都没接……

昨天跟启越跑了趟张书记那边,应该快有结果了。据说是拿 4 楼的舞狮团的练习室给我们,到时候就可以安空调了。

多谢大家的忍耐,我发现自己很不负责任哇。
还是尽快把这些硬件的事情搞定吧,活动室的事情我会去尽力争取的。
如果 4 楼没结果的话,我就去找其他学院的老师帮忙了。大家也可以询问下相关的老师吧,
看他们有没意愿跟我们团队合作……

……

嗯嗯,先说这么多啦~

说好的工作室会有的,死活我都要拿到!!

2010 summer practice

7 月 26 日,短暂的 15 天暑期实践就这样结束了……

暑假的 7 月,短短的一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有太多的东西要说,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切入…….

俗是俗点,还是谢谢大家……

301工作室

301 小小的空间,原来只坐了 8 个人的地方,我们挤下了整整 19 个人。

浑浊的空气,吵闹的声音,陌生的新同伴,没完没了的任务……

谢谢大家的辛苦付出,才换来新生网的诞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