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修行——第2天

第二天。你们还有八天可以用功,要经进勤奋的用功。第二天比第一天稍微好一点,稍微好一点点,但还是很困难。这一颗散乱的心,浮躁不安,心猿意马的心。如此浮动不安,如此的激动,没有安详,没有平静,如此的狂乱。就像一只野兽,像猴子一般的心片刻不得安宁。才一观察呼吸又跑到其他的失误,一观察呼吸又跳到其他的失误上。一键优一键一个接一个的盘圆,极度的激动,非常的野。就像一头野牛,也像。刚到人类的社会,和人类生活在一起时。它是如此的危险,会有强大的破坏力,会危及他人的安全。但是如果一个有智慧的人,一个有经验的人来悬浮这头野牛,这头也像。非常有耐心,持续的训练,他。那么一旦这头野兽接受训练,就能用它强大的力量来服务人类,他开始服务人群。他过去危及人类的力量,现在转变成服务人群的力量了。同样的,这一颗狂野的心,只要他还未经过训练,悬浮就非常的危险,会伤人。但是如果我们想办法训练他,他强大的力量就能帮助我们。而野象的力量是无法和新的力量相比的,新的力量比野兽强过很多倍。没有任何东西比我们的狂乱的心更能伤害我们。同样的,也没有任何东西比我们训练过的心更能够帮助我们。悬念,一头野象或是野牛需要极大的耐心。技巧纯熟的玄兽师绝不会对野兽生气,不会对他产生愤怒或是称恨的心。他会非常有耐心,有毅力的来训练这头野兽,同样的,你也必须非常有耐心的对待你狂乱的心。

你不能希望在一两天之内就训练好他,这是不可能的。如果你因为不能马上训练好而生气。哦,你看呢,我已经花了两天的时间了,还是没有办法把心训练好。你因此而生气,愤怒,心就会变得更狂乱,变得更危险。要有耐心。你必须非常耐心的用功,非常耐心的持续不断的用功。到最后,你一定会赢的,你一定能将心训练好的。但是你必须自己精进用功,没有人能够替你用功。你必须打赢自己的战争。你必须自我拯救,解脱自己,没有别人能够代替你。有人成功的训练了他的心,成功的进化了他的心,他已经觉悟解脱了。而充满了慈悲的直引了这条正道。但是你必须自己走上这条正道,一步又一步一步接着一步的。你必须自己走到最终的目标,没有人能够将你扛在他的肩上,帮你走到最终的目标。也没有人能够把别人扛在肩上,帮他走到最终的目标,这是不可能的。每一个人必须自己精尽的用功。当然,当你开始走在这条正法的道路上,这条绝物解脱的正道上时。这个自然的法则,这个普遍通用的自然法则是这样的,你会开始与圣贤的频率相应。与政法的频率相应,你会得到所有的启示与力量。你开始得到许多的资源,为获得这种支持的力量。你可以称这种力量为恩典或是功德,你可以称呼他任何的名称。你会得到支持的力量,但是你还是必须自己走在正道上。这是世界模拟佛当时的真实故事。

继续阅读

内观修行——第1天

第一天。为了在这里能获得最大的收获。你必须非常努力的,有耐心的,而且持续的用功。唯有自己应尽用功,才能在这里得到最好的成果。你必须非常努力,每天从早上四点或4:30一直到晚上九点或9:30。要持续不断的用功,当然每天晚上都有一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半的开始。要了解这些,开始,不是为了某种知识上的满足,而是为了让你了解这个休闲的方法是什么?以及如何来用功?如果不了解这个修行的方法,虽然你还是可以非常精进努力的用功,但是方法可能不正确。如果方法不正确,你就不能期望会有好的成果。不能得到每个正确用功的人所得到的好结果。因此。每天晚上的开始是为了让你了解这个休闲方法要如何练习,然后照着去练习?你已经开始观察呼吸了。观察,入席和出席,让入席自自然然的进来,让出席自自然然的出去。这不是一种呼吸的运动,你不需要控制呼吸,也不用调整呼吸。这种方法不是调习。因此,不用调整呼吸。每一种方法都有它独特的长处和特点,今天在这必须给这个方法一个公平的机会。你要用完全公正的态度来试验这个方法。你必须了解这个方法的特点特长,然后确实的按照这个方法要你用功的方式去修行。因此,不要试着调整呼吸,让呼吸顺其自然。如果是深的呼吸,你觉知他是深的呼吸。如果是浅的呼吸,你觉知他是浅的呼吸。如果呼吸经过你的左鼻孔,你觉知他正经过左鼻孔。

如果呼吸经过右鼻孔,你觉知他正经过右鼻孔。如果同时经过两个鼻孔,你也觉知道呼吸是同时经过两个鼻孔,就这样如此而已。不要干扰自然呼吸的流动,让一切顺其自然。你所扮演的角色只是观察,就只是如实的观察实像本来的样子,而不是你所想要的样子。这就是这个方法的特点。你已如实观察呼吸,开始用功观察单纯的呼吸,仅仅是呼吸,除了呼吸以外没有别的了。今天对你们而言是非常困难的一天。总是有人抱怨,不是腰酸背痛就是头痛,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这是自然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你的身和心已经是你的习性的囚犯。现在你所做的事正好违反他们的习性,因此他们当然开始反抗。这个身体开始抗拒我不喜欢这样,心也开始抗拒我不喜欢这样。因此,你会觉得非常的不舒服,这是自然的,这只是原因之11个小小的原因。你会不舒服的主要原因是这个方法本身。因为当你确实的按照这个方法休闲时,也就是当你开始只是观察呼吸,单纯的呼吸。除了呼吸以外没有别的了。这时候所有的困难,不舒服就开始自动的显现出来,不要掺杂词送的方式。不要掺杂观详的方式,就只是观察呼吸,单纯的呼吸。为什么呢,这其中必定有某些站着住脚的理由,某些确实的理由?想要了解其中的道理,首先应该明白什么是这个休闲方法的最终目标呢?什么是我们的目的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