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观察到攻击行为……做出攻击行为

攻击性行为表现为各种各样的形式,很难给它下一个简单的定义,科学家不再纠缠于给攻击行为下定义,而是转向考察人类攻击性的来源这一更重要的方面。

那为什么人会做出攻击性行为呢?一种理论认为人在生理上有一种预设的攻击性程序,另一种被广泛接受的看法是人的攻击行为是习得的。

心理学家班杜拉做了一个非常著名和有影响力的实验,即“波比娃娃”实验,通过这项研究,他们得出结论,儿童很容易模仿作为榜样的成人的行为,而且也会泛化到榜样不出现的情境中去。

实验的部分细节:被测试者由36名男孩和36名女孩组成,他们平均年龄在4岁零4个月左右,他们被分成 1 个控制组和 8 个实验组,部分实验组会观察两个成年人的各种攻击或非攻击行为。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敲敲木头

迷信行为无处不在。

在大众的认识里,迷信是人类的一种特有的现象,涉及到信仰等复杂的因素,但心理学家斯金纳认为,其实迷信是一种行为,可以用条件反射的原理来解释,而跟人的内部因素(情绪、思想)控制并无关系。当某种行为只是偶然地被强化一次,它就变得非常难以消除。这是因为人们的期望值很高,期望迷信行为会产生强化的后果。

斯金纳被称为激进的行为主义者,他关于迷信行为的文章非常之多,列举几个观点:

1)所有的心理现象从本质上说都是行为的,包括公开的或外部的行为,以及隐秘的或内部的行为(例如感情和思想)。

2)在任一特定的情况下,你的行为都很可能会伴随着某种结果,比如得到赞扬、报酬或解决问题后的满足感,这些后果使得你的行为在类似的情况下,很可能得到重复;这些后果被称为“强化物”。如果你的行为伴随着另一种后果,比如疼痛或尴尬,那么今后在相似的情况下,你将很少会再重复着一行为,这些后果被称为“惩罚”。行为与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分别称为“强化”和“惩罚”。

3)人们更可能采取迷信策略去防止坏结果的发生而非创造好的结果。

支撑这些观点的实验有很多,其中一个著名的实验,是斯金纳的”迷信的鸽子“实验:在一个笼子里面,放了一只挨饿的鸽子,让它在里面呆几分钟,每15秒投喂食物,不限制它的行为。几天后发现,8只被测的鸽子里面,有6只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固定行为,比如其中一只在偷食的间隙,绕箱子飞2-3圈;有的呈现钟摆动作等等。而等到要解除这些鸽子迷信行为时,事情变得有点棘手,其中一只鸽子在完全摆脱行为前,重复了10000次动作!

迷信行为并非都是坏事。在一个人身处困境时,迷行行为经常能产生一种力量感和控制感,继而降低焦虑、增强信心和勇气,并提高成绩。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情绪化的小阿尔伯特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关于人类行为的基本观点是:行为和特殊的情感是由内在的生理和本能过程产生的。

20世纪20年代,心理学界开始了一场新的运动,以巴浦洛夫和华生为代表的行为主义出现,他们提出,行为是通过外在的不同环境和情境刺激而产生的。

华生试图用实验证明他的观点,他最著名的实验,“小阿尔伯特B”。

被试阿尔伯特B是一名9个月大的孤儿,研究者给被试者触摸不同的动物和物体,看看他的反应,结果显示他对这些物品都无明显的偏好。接着,研究者尝试找出被试者恐惧的东西,比如巨大的声音,发现确实能让阿尔伯特感到恐惧,他一听到这种声音就会因为受到惊吓而哭泣。通过多次在阿尔伯特周边重复出现巨大的声音和小白鼠(总共7次),阿尔伯特一看到小白鼠就开始出现了恐惧的反应。

研究者很想知道这种恐惧是否会迁移到类似的物品上(在心理学上,这个迁移叫做“泛化”),他们在一周之后,再给小阿尔伯特呈现小白鼠,他仍旧恐惧。同时,提供类似小白鼠的物品(之前他没有任何明显偏好的),结果发现,小阿尔伯特也表现出了恐惧的反应。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不只限分泌唾液的狗

我们都知道巴浦洛夫的条件反射实验,被测试的狗在经过多次训练之后,会一听到铃声,而不是尝到食物,就开始分泌唾液,铃声和能吃到食物被人为的植入到了狗的大脑,使得它产生了某种联系(反射)。

推广到人类身上,人类的行为其实也会因为某些特定的因素的出现而作出改变。

巴浦洛夫认为,一定存在两种类型的反射,即无条件反射和条件反射。

无条件反射是先天和自动的,无需学习,并且对同一物种的所有成员而言都大体相同,它的形成是无条件反射(USC)引起无条件反应(UCR)。

条件反射是后天通过经验习得的,它的形成是条件刺激(CS),如脚步声,引起条件反应(CR),如唾液分泌。任何一种中性的刺激都可用于形成条件反射。这些行为不为意识所控制。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行动,如同被催眠了一般

传统人们对催眠的看法,认为它是一种独特的意识状态,但心理学家斯潘诺斯反驳了这一说法。

他主张催眠行为实际上是一种自主行为,被试借这种行为以达到所需要的结果。这种行为可能由较高的动机水平引起,催眠不是一种改变了的意识状态。继而推论,所谓的催眠状态下的行为实质上都在人正常额度自主能力范围之内。

书中总结了斯潘诺斯等人在1982年以前做的一系列实验研究成果,这些结果支撑了他们的观点:被催眠的被试的行为是不随意的;被催眠的被试会产生某种期望。

斯潘诺斯在1994年6月死于飞机失事,英年早逝。在将近200年的时间内,对人类意识和行为的这一方面的认识从未受到过任何实质性的挑战,斯潘诺斯基于实验对此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解释。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梦,并不浪漫……

虽然过去50多年,心理学家和西方文化广泛接受弗洛伊德的理论(精神分析),即梦是人们在潜意识中表达的那些在清醒状态下无法实现的愿望,但很多科学家对此提出了严重质疑。其中,精神病学家和神经生理学家霍布森和麦卡利认为,实质上,梦不过是在REM睡眠过程中,人们试图对大脑自发产生的随机神经电冲动的解释,从一开始梦就没有什么含义。

两位科学家的理论证据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激活-整合模型):

1、大脑中的一部分控制身体运动并接受感觉信息,它位于脑干。当你入睡后,感觉输入和运动输出会受阻,你无法动弹,这样能够防止你做梦的时候出现“意外”。

2、在这些受阻运动中,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控制眼睛运动的肌肉和神经。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睡眠,毫无疑问会做梦……

所有人都做梦,而且,如果我们某个晚上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做梦的话,我们会在下一晚做更多的梦。

心理学家阿瑟瑞斯基和他的同事们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找到20个成年人,并通过将灵敏的电子测量仪器通过电极连接在被试眼部周围的肌肉上,电级的导线一直延伸到隔壁房间,研究者在那里观察被试者的睡眠,在被试者眼动和非眼动的时候,会尝试唤醒他们,并进行是否做梦的询问。结果发现,在平均7个小时的睡眠过程中,被试出现3到4次眼动期。对于眼动期被唤醒的关于梦的描述,比非眼动期要更加确定和详细。

阿瑟瑞斯基的发现引出了大量关于睡眠和做梦的研究,比如为大家熟知的REM睡眠(快速眼动睡眠)、人的睡眠共经历4个阶段(REM和NREM交替出现5-6次)。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知觉与意识 – 注视偏好

心理学家罗伯特.范茨通过研究方法“注视偏好”(preferential looking),发现婴儿(1~15周)已经具备了用视觉区分形状的能力。大约从第8周开始,表现出对靶状图的偏好优于条纹,对棋盘的偏好优于扁平的正方形。

为什么呢?科学家的解释偏向进化论,为了生存。对比范茨的小鸡实验,你就懂了。他找了一只刚孵化出来的小鸡,在它没有任何啄食经验之前,向它呈现不同形状和大小的物体,结果发现小鸡对更像食物形状的物体,啄取的次数要明显偏多。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小心视崖!

故事从一个天生看不见东西的盲人A先生说起,在他52岁时,一种崭新的手术使得他恢复了视力。在术后住院的过程中,A看到窗外的小东西在移动,居然爬到窗台上去看。幸亏被巡视的护士及时拉了下来,不然A就会从4层楼高的地方掉下去。原来,A先生只恢复了视力,但却不能感知深度。

这个事情在心理学界经常被人提起,也引发了很多有趣的探讨,比如这种对深度感知的能力到底是天生(即遗传),还是后天习得的。如果是后天习得的,我们又是在什么阶段完成的呢?

带着疑问,两位心理学家吉布森和沃克进行了一项实验,利用了一种叫做“视崖”的实验装置(可以安全的制造悬崖效果),在避免危险的情况下,观察当被测对象处于“悬崖”边的表现。而此次被测的主要对象,是36名年龄在6-14个月之间的婴儿和母亲。

视崖装置.jpg

这种实验,让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人或动物在发展的哪个阶段才能对视觉深度和高度刺激作出有效反应?对于不同种类和不同生存环境的动物,这种反应出现的时间是否相同?

实验是这样进行的:每个婴儿都被放置在视崖的中间板上,先让母亲在深的一侧呼唤自己的孩子,然后在浅的一侧呼唤自己的孩子。同时也让其他种类的动物参加了测试。

中间有很多有趣的论述,跳过,直接说两位实验学者给出的结论:对于所有种类的动物,如果它们要生存,就必须在能够独立行走时发展感知深度的能力。对人类来说,这种能力到6个月左右才会出现;但是对于老鼠、猫和狗来说,则不一样。他们因此推论,视觉能力感知深度和高度是天生的。

科学家们当然并没有就此停步,他们又把这个实验的被测年龄扩展到2-6个月小宝宝。通过观察小宝宝的心率发现,在这样的环境下,小宝宝的心率并没有加快。但人在恐惧中的时候,心率是加快的。这个结论明显与前面两位学者的观点相反。

真相到底是什么呢?文中并没有给出答案,可能是一种折中的方案,就是先天和后天都有影响。

不过,这也许只是我们的测试手段和伦理道德的约束导致我们无法进行更深度的测验吧。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丰富的经历=更大的大脑?

这一节探讨的是某些特定的经历是否会引起大脑形态发生变化。

随着科学的进步,科学家通过更加有效的测量指标,来观察到底有什么因素会让人的人脑形态发生显著的变化。伯克利大学的几位教授花了10年时间,近16次的实验,用老鼠做为实验对象,进行了关于环境影响大脑的研究。

科学家将同一胎的老鼠分成三组,分别放到“贫乏环境”、“普通环境(实验室环境)”、“丰富环境”三种环境中,在生活了4-10周不等的时间之后,实验人员会解剖这些被人道死亡的老鼠,对比它们脑部发育的差异。

结果证实,生活在”丰富环境“的老鼠其大脑皮层更重、更厚,跟其他对照组的差异率可以达到4%-5%。而且,虽然两组老鼠的脑细胞的数量没有显著改变,但丰富的环境使得老鼠的大脑神经元更大,其脑袋中的化学活动有更高的水平。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