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编个故事吧!

当你观察人的行为时,无论是图画中的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你对该行为的解释将以情景中可获得的线索为依据。倘若行为的原因显而易见,那么你的解释将不仅仅是正确的,而且也会与大部分观察者一致。然而,如果情景模棱两可且很难找到行为的原因,那么你的解释似乎更多地反映出与你自身有关的某些东西——你的恐惧、愿望、冲突等。

心理学家Henry A.Murray 和 Christiana D Morgan就是以这个作为理论基础,设计了“主题统觉测验”(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简称“TAT”。这个测验也相对简单,使用一套黑白照片,图片中人物所处的情境没有特定含义,然后要求当事人或被试看图讲故事,然后治疗师或研究者将故事的内容进行分析,以揭示隐藏在被试无意识中的冲突(“统觉”的意思是有意识的知觉)。

他们认为人的行为是由无意识力量驱动的,这一观点隐含着最早由弗洛伊德发展起来的心理动力学的原理,依据这种观点,为了准确诊断和成功治疗心理问题,必须揭示无意识冲突。

在Henry和Christiana的一项关于TAT测验的早期研究中,他们找了一组20-30岁的男性作为被试,每位被试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背对着主试,然后给到以下指导语:“这是一个测量你创造性想象力的测验。我将呈现给你一副图画,希望你根据这幅画,编一段情节或一个故事。画中人物的关系如何?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他们当时的想法和感受是怎样的?结果如何?请尽你最大努力来完成这项任务。既然要发挥文学想象力,那么你可以尽情地编写这个故事,不用考虑长度和详细程度。”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投射出真正的你

每个人看待同一个事物的时候,特别是模棱两可的刺激,可能会给出不同的解释,比如同样一朵云的形状。

心理学家 Hermann Rorschach针对人们的这种投射行为,作为他的理论基础,设计了“the inkbolt test”实验(即墨迹测验),它是投射技术(projective technique)这种心理测验工具的最早版本之一。

投射测验(projective test)就是给被试呈现一个模棱两可的刺激,并假设被试会把自己的无意识过程投射在这上面。在罗夏的墨迹测试实验中,刺激只不过是一副对称的墨迹图,它几乎可以被知觉为任何事物。

这个测试方法主要分成两个主要部分:一是他编织原始图形的过程;二是对被试或当事人的反应进行积分和解释的方法。

对于制作部分,图形的制作较简单,只是把少许墨水滴在一张纸上,并且将纸张对折,然后让它对称地扩散。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缓解你的恐惧心理

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某些东西产生焦虑,比如恐高症、密集恐惧、强迫症、幽闭恐惧等等。归结原因,行为心理学家的观点是在过去某些时刻,负面的反馈和某种情景建立了连接导致的。所以,解除的办法也是一样,在你的大脑建立焦虑场景和正向放松的反馈,用一种情绪抑制另外一种情绪(焦虑)。

在过去,心理学家用神经症(neuroses)来描述极端焦虑为特征的一系列心理障碍,而现在,这些问题统称为“焦虑障碍”(anxiety disorders)。

恐惧症是焦虑障碍中典型的一种。它主要分三个类型:单纯性恐惧症、社交恐惧症、广场恐惧症,他们的共同点是非理性的,并且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进行治疗。

早期对恐惧症的治疗以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学派的观点为主。这种观点认为恐惧症是无意识心理冲突的结果,这种冲突起源于童年时的精神创伤。这一学派认为,恐惧症可能是个体不愿面对的某些其他深层恐惧和愤怒的替代品。但事实证明,以这种理论为基础的治疗手段的治疗效果效果不佳,仅仅揭示是不够的。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你会伸出援手吗?

1964年的一天,Kitty Genovose在她经营的曼哈顿酒吧营业结束后返回公寓,在路上,她遭到了袭击者的攻击,男子用刀刺了她好几刀,并在逃跑后又再次折返,再次施行刺杀。女孩一直呼叫,知道最后有人报警,警察两分钟后赶到现场,但Kitty已经死了,整个袭击行为持续了35分钟,凶手没有被现场抓获。据警察调查发现,公寓周围共有38人目睹了这一袭击事件,但最终只有一人报了警。

为什么罪案发生的时候,大家都没有伸出援手呢?

心理学有一个研究领域,称为“亲社会行为”(prosocial behavior)的现象,也就是产生积极社会结果的行为,比如利他、合作、抵御诱惑以及援助行为。哪些因素会影响我们提供援助呢?纽约大学的John Darley和Bibb Latane就是欲研究这些因素的社会心理学家,他们把这种在突发事件中的帮助行为称为“旁观者介入”行为(bystander intervention,而本例中的行为则叫“未介入”行为)。

在Kitty谋杀事件发生之后,两位心理学家对旁观者的反应进行了分析,他们假设正式由于观看事件的目击证人太多而降低了个体提供帮助的意愿,这种原因是存在一种被称为”责任扩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的现象,也就是说,当旁观者越多,每个人身在其中的人都会想,”其他人会帮忙的,我就不用帮忙了“。

如何验证这个假设呢?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为自己挑选心理治疗师

大多数的人接受心理咨询师和心理治疗师的治疗,不是因为精神疾病,只不过是在生活中遇到了凭借他们通常的应对机制和支持网络不能解决的问题而已。

心里治疗的方法有很多,包括行为疗法、认知疗法和各种各样以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为基础的心理动力学疗法。这些疗法虽然使用了不同的技术,但其目的都是一样的,即要帮助你改变生活方式,使你成为更快乐、更有创造性和效率更高的人。

但到底哪些疗法是有效果的呢?如果有效,哪一种是最有效的呢?

为了解答这些疑问,心理学家Mary Lee Smith 和 Gene Glass在1997年在科罗拉大学开始了一项工作,他们收集了10000多种不同来源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效果的研究,并采用元分析(meta-analysis)将其中375项研究的研究结果整合起来,进行更大的统计分析。

他们的目的如下:
– 鉴别并收集所有检测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效果的研究。
– 判断每项研究中治疗效果的大小。
– 对不同类型的心理治疗的效果进行比较。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拥挤导致行为失常

拥挤导致行为失常,它是由密度产生的个体主观心理体验。

当自己深身处拥挤的人群中时,你的情绪和行为会有所变化。你变得孤单离群、不引人注目,或是想抽身离开,抑或变得易激怒和好攻击。

心理学家尝试研究人类被试在高密度条件下呆一段时间,并研究他们的行为反应,但这在伦理上是不可能的,于是心理学家们就动物用做被试,这里面最经典的,是约翰.卡尔霍恩的白鼠实验。

在卡尔霍恩早期的实验中,他把一群小白鼠放在一个1/4英亩的封闭空间里面,里面食物充足,环境舒适,也没有天敌,27个月后,里面仅有150只成年鼠,大部分幼鼠都死了。考虑到成年鼠的低死亡率和通常的繁殖率,这一段时间应该有5000只成年鼠才对。白鼠数量少的原因在与幼鼠的死亡率极高,繁殖行为和母性行为由于社会相互影响的压力而严重改变了,因此几乎没有幼鼠可活到成年。

这个发现也让卡尔霍恩在后续的实验中设计控制更严格、更易观察的实验条件。

在由三项研究组成的这一系列研究中,研究者将32只或56只白鼠放入10×14英尺的实验空间里,实验室被分成四个部分或围圈,2、3圈有食物和水,老鼠只能从圈1到圈2,以此类推,1<->2
<->3<->4,4却不能到1。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你再次获得防御!

虽然人们对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人格的性欲发展阶段理论和人们心理问题的根源理论持否定态度,然而关于他的“防御机制”的概念,多年来一直都得到积极的评论。

这套心理防御机制,在他的女儿安娜的研究中,得到充分的发展,她在1936年还出版了《自我和防御机制》。

弗洛伊德假设,人格是由三部分组成:本我、自我和超我。

本我是由基本的生物冲动组成,如饥饿、渴和性的冲动。无论什么时候这种需要未得到满足,自我都会产生强烈的愿望使人找到满足它的方法,并且是立刻满足!

但之所以人能克制自己的本能欲望,是还有自我和超我的发展来限制和控制本我的冲动。自我按“现实原则”行动,即它注意现实社会和行为的结果。

自我属于意识,其工作是让本我的欲望得到满足,但要用理性的、社会认可的、合理安全的方法去完成。

然而,自我也受超我的限制,人的超我,实质上要求自我根据已有的一套关于是非对错的准则,保证自我为本我的需要找到的满足方案是道德的和合乎伦理的。佛洛依德认为,超我在意识和无意识两个层面发挥作用。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这儿,谁是疯子

如何区别正常行为和异常行为,是心理学的基本问题。

正常或称为“有效的心理机能“位于一端,表示心理疾病的异常则位于另一端:正常(有效的心理机能)<—–> 异常(心理疾病)。

判断心理疾病的因素有很多条标准:

  • 行为场合是否合适
  • 行为持续存在
  • 社会越轨(不符合社会期望和规范)
  • 主观痛苦
  • 心理障碍
  • 对功能的影响(一个人的问题行为,对其过他想要的生活的能力的干扰程度,以及这种问题行为被社会所能接受的程度,可能是心理问题诊断中最为重要的因素)

这些指导标准里面,存在两个问题:心理卫生专业人员真能区别精神疾病和精神健康吗?区别错误的后果是什么?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习得性抑郁

你的行为至少部分由一种信念所决定,即相信的自己的行为会产生某种后果,而这种后果是与行为相对应的。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缺乏能力和控制力,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无助感了。

著名的行为心理学家 Martin Seligman 认为,我们对能力和控制的知觉是从经验中习得的。他相信,当一个人控制特定的事件的努力遭受多次失败后,他(或她)将停止这种尝试。如果这种情形出现得太过频繁,这个人就会把这种控制缺失的知觉泛化到所有的情境中,甚至泛化到实际上能够控制的情况。于是,这个人就会无助而抑郁。

Martin Seligman 把这种抑郁的产生原因称为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

书中介绍了意向对其理论有决定性作用的研究,由 Martin Seligman 和 Steven Maier 共同完成。

实验找来24只狗,分成3组,分别是“可逃脱组”、“不可逃脱组”,以及“无束缚的控制组”。实验中,这些狗都需要接受电击,区别在于部分可逃脱组能够在电击后,通过挤压头部的某个装置就可以停止被电击。通过这组训练后,这几组狗又被放到一个电流箱里面,这种一箱子一边有灯,一边没有。当灯熄灭的时候,电流会在10秒内通过箱子底部。如果狗能在10秒跳到箱子的另一边,就会没事。

实验结果表明,那些不能对自己的电击行为进行控制的“不可逃脱组”,在电流箱子的实验中,无论是逃脱所需花费的时间,50多秒,远超过逃脱组和控制组(20秒),而且其中有6只狗完全放弃了逃脱的做法。即使在7天之后,这6狗还是完全没有对电击采取任何的逃脱行为。

这些”不可逃脱组“的狗习得了无助感。

随后的另外的一些实验里面,他们又发现,如果让狗先在成功靠自己行为多次逃脱电击,然后经历多次无法逃脱电击,最后放到电流箱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想办法在10秒逃到箱子的另一端来躲避电击。这表明,一旦动物习得了有效的行为,随后的失败经历不足以消除它们改变自己命运的动机。

这些实验意义何在呢?当然,是为了把它们用在研究人类身上。人类的抑郁和动物的习得性无助形成过程非常类似,如果我们知道更多关于增加个人控制力的重要性,我们就会在医疗、工作、教育等等方面给予他人更多的正面反馈,帮助他们建立一套合理的反馈机制,让他们获得过得更好。

比如书中举到一个医院的例子:做一名“好的住院病人”意味着病人必然是被动的,而且必须放弃所有控制力,这其实是为病人制造了一种习得性无助的境况,此后,即使控制力有可能对继续康复起作用,这些病人已经丧失了使用控制力的能力。

不要轻易放弃自己。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个人与集体

人类的行为从来不会在真空中发生,外部力量对个体行为的影响也不容小看,特别是文化。

但文化的影响是复杂的,心理学家Harry Triandis则为这种文化差异的影响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即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

Triandis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被界定为个人主义或者集体主义的特定文化,正以一种复杂和广泛的方式决定着其成员的行为和人格。对于生活在集体主义的人来说,个体的需求、欲望、成就都必须服从于他所属的群体或组织的需求。相反,个人主义更看重个体的幸福和成就而不是所属团体的需要和目标。

这一模型的提出无疑是成功的,因为它能够说明我们所见到的表现在人类行为、社会交往和人格中的大部分差异。

Triandis在他的论文中报告了三项独立的研究,包括:
1、设计使用美国被试来定义个人主义的概念。
2、比较个人主义文化(美国)和集体主义文化(如日本和波多黎各)。
3、检验假设,即集体主义文化中的成员觉察到自己活得更好的社会支持,而个人主义文化中的成员则报告他们常常感到孤独。

通过这些独立的研究发现,集体主义与社会支持存在正相关,而与孤独程度呈负相关。

但书中也这样说道,两种文化“似乎”并非是一个对立二元的概念,相反,它是一个多维的结构,这两种文化处于一个连续体的两端,而某一特定社会则处于两端间的某个点上,这个点通常接近连续体的某一端。

在后续的讨论中,书中提到一个有趣的看法,在个人主义文化中的人格资产,在集体主义中可能被做是负载,比如反叛、个性。

在关于育儿的话题上,书中提到,文化经由父母向儿童传达的关于资产或负载的信息是强大而明确的。好比说,如果你想让自己的孩子变得更加独立自主(private self),就应该在孩子出现这些行为和态度的时候去给予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