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无条件服从

人类有一种服从权威命令的倾向,即使这个命令违背他们自己的道德和伦理原则。

心理学家Stanley Milgram做了一项实验,系统巧妙的研究了人是怎么会接受命令去伤害另外一个人的。

实验是如何设计的呢?

实验中邀请了40名被试,介乎20-50岁之间,事前被告知参与耶鲁大学的一项关于学习与记忆的有偿研究。实验中,他们会与助手(扮演受电击的学生),以及主试(负责下达命令)一起。

Milgram伪造了一个电击装置,并设置了3个等级,“轻微的电击”、“中等的电击”、“高压危险的电击”,其实对被“电击”的人完全没有效果的。

并且这样要求:助手的“学生”角色会需要记住各种各样的单词,而被试的“老师”角色需要根据“学生”的记忆情况进行检查。主试要求被试在学生做出错误的反应时给予电击惩罚,最重要的是,每增加一次错误反应,“老师”就要将电压强度提高一级。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从众的力量

当科学家谈到从众性时,他们指的是当某一个体成为某个团体成员时,其行为常追随团体的某种的行为模式,有些时候这些力量强大到足以让我们做出一些与个人态度、伦理、道德相冲突的事情。

到20世纪50年代,Solomon Asch对从众行为进行系列研究,他的实验为我们提供了有关从众行为的大量新信息,而且为未来的研究开辟了许多道路。

Asch选择从“视觉从众”切入,这样能够避开一些模糊笼统的概念,比如态度、伦理、道德和信仰体系等等。

实验中,被试(假设是你)会与其他几名成员坐在一起,并且对两幅图画中的直线做出指认,筛选出符合主试要求的线段。在第一轮指认中,其他几名被试都指出正确的,但是到了第二轮,其他成员都故意指错成某一根。

结果显示,每位被试测试数次,其中约有75%的人至少有一次与团体内的人保持了一致。综合所有实验结果,被试服从于团体做出错误回答的次数约占1/3。

团队压力对从众行为的有力影响在Asch的研究中得到了清楚的体现。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斯坦福监狱实验

人们常常忽略环境对自己的影响,但事实往往相反,环境对人的行为的影响是非常强大的。

在30年前,著名心理学家Philip Zimbardo及其同事Craig Haney、Curtis Banks、Dave Jeffe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这样一个实验。他们想创建一个模拟监狱,系统性的研究监狱经历对监狱工作人员和犯人所产生的心理和情绪影响

那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们把“监狱”建在了斯坦福大学校园内的心理系大楼的地下室,并且请来了一个坐过17年牢的前罪犯作为顾问,尽可能的模拟真实的监狱体验。被试是在当地招募的志愿者,从100名的报名者当中筛选出24名大学生,通过掷硬币的方式,将人群分成两组:”看守“和”囚犯“。在这些被试进入”监狱“前,他们会经历不同的步骤。”囚犯“会被从居住的地方由警察上门,走正式的逮捕流程,押回到”监狱“,而后进行一系列的入狱手续,比如搜身、穿囚衣等等。”看守“则会配备统一的警棍,穿着对应的制服,并且带上反光墨镜等。

实验持续了6天,最终被负责人Zimbardo主动停止。

Zimbardo这样描述”监狱“中的被试:大多数人变成了真正的”囚犯“和”看守“,不再能区分角色扮演和自我……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监禁的体验(暂时地)破坏了一生的学习;人类的价值被搁置,自我概念受到挑战,人类本性中最卑劣、最丑陋的病态面显露出来。我们觉得非常恐怖,因为一些男孩(看守)把其他人当作卑劣动物一样对待,并且乐于享受那些残忍的行为;而另一些男孩(囚犯)变成了卑屈顺从、失去人性的机器人,他们只能想到逃跑、自己个人的生存,以及对看守日益增长的仇恨。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编个故事吧!

当你观察人的行为时,无论是图画中的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你对该行为的解释将以情景中可获得的线索为依据。倘若行为的原因显而易见,那么你的解释将不仅仅是正确的,而且也会与大部分观察者一致。然而,如果情景模棱两可且很难找到行为的原因,那么你的解释似乎更多地反映出与你自身有关的某些东西——你的恐惧、愿望、冲突等。

心理学家Henry A.Murray 和 Christiana D Morgan就是以这个作为理论基础,设计了“主题统觉测验”(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简称“TAT”。这个测验也相对简单,使用一套黑白照片,图片中人物所处的情境没有特定含义,然后要求当事人或被试看图讲故事,然后治疗师或研究者将故事的内容进行分析,以揭示隐藏在被试无意识中的冲突(“统觉”的意思是有意识的知觉)。

他们认为人的行为是由无意识力量驱动的,这一观点隐含着最早由弗洛伊德发展起来的心理动力学的原理,依据这种观点,为了准确诊断和成功治疗心理问题,必须揭示无意识冲突。

在Henry和Christiana的一项关于TAT测验的早期研究中,他们找了一组20-30岁的男性作为被试,每位被试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背对着主试,然后给到以下指导语:“这是一个测量你创造性想象力的测验。我将呈现给你一副图画,希望你根据这幅画,编一段情节或一个故事。画中人物的关系如何?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他们当时的想法和感受是怎样的?结果如何?请尽你最大努力来完成这项任务。既然要发挥文学想象力,那么你可以尽情地编写这个故事,不用考虑长度和详细程度。”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投射出真正的你

每个人看待同一个事物的时候,特别是模棱两可的刺激,可能会给出不同的解释,比如同样一朵云的形状。

心理学家 Hermann Rorschach针对人们的这种投射行为,作为他的理论基础,设计了“the inkbolt test”实验(即墨迹测验),它是投射技术(projective technique)这种心理测验工具的最早版本之一。

投射测验(projective test)就是给被试呈现一个模棱两可的刺激,并假设被试会把自己的无意识过程投射在这上面。在罗夏的墨迹测试实验中,刺激只不过是一副对称的墨迹图,它几乎可以被知觉为任何事物。

这个测试方法主要分成两个主要部分:一是他编织原始图形的过程;二是对被试或当事人的反应进行积分和解释的方法。

对于制作部分,图形的制作较简单,只是把少许墨水滴在一张纸上,并且将纸张对折,然后让它对称地扩散。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缓解你的恐惧心理

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某些东西产生焦虑,比如恐高症、密集恐惧、强迫症、幽闭恐惧等等。归结原因,行为心理学家的观点是在过去某些时刻,负面的反馈和某种情景建立了连接导致的。所以,解除的办法也是一样,在你的大脑建立焦虑场景和正向放松的反馈,用一种情绪抑制另外一种情绪(焦虑)。

在过去,心理学家用神经症(neuroses)来描述极端焦虑为特征的一系列心理障碍,而现在,这些问题统称为“焦虑障碍”(anxiety disorders)。

恐惧症是焦虑障碍中典型的一种。它主要分三个类型:单纯性恐惧症、社交恐惧症、广场恐惧症,他们的共同点是非理性的,并且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进行治疗。

早期对恐惧症的治疗以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学派的观点为主。这种观点认为恐惧症是无意识心理冲突的结果,这种冲突起源于童年时的精神创伤。这一学派认为,恐惧症可能是个体不愿面对的某些其他深层恐惧和愤怒的替代品。但事实证明,以这种理论为基础的治疗手段的治疗效果效果不佳,仅仅揭示是不够的。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你会伸出援手吗?

1964年的一天,Kitty Genovose在她经营的曼哈顿酒吧营业结束后返回公寓,在路上,她遭到了袭击者的攻击,男子用刀刺了她好几刀,并在逃跑后又再次折返,再次施行刺杀。女孩一直呼叫,知道最后有人报警,警察两分钟后赶到现场,但Kitty已经死了,整个袭击行为持续了35分钟,凶手没有被现场抓获。据警察调查发现,公寓周围共有38人目睹了这一袭击事件,但最终只有一人报了警。

为什么罪案发生的时候,大家都没有伸出援手呢?

心理学有一个研究领域,称为“亲社会行为”(prosocial behavior)的现象,也就是产生积极社会结果的行为,比如利他、合作、抵御诱惑以及援助行为。哪些因素会影响我们提供援助呢?纽约大学的John Darley和Bibb Latane就是欲研究这些因素的社会心理学家,他们把这种在突发事件中的帮助行为称为“旁观者介入”行为(bystander intervention,而本例中的行为则叫“未介入”行为)。

在Kitty谋杀事件发生之后,两位心理学家对旁观者的反应进行了分析,他们假设正式由于观看事件的目击证人太多而降低了个体提供帮助的意愿,这种原因是存在一种被称为”责任扩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的现象,也就是说,当旁观者越多,每个人身在其中的人都会想,”其他人会帮忙的,我就不用帮忙了“。

如何验证这个假设呢?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为自己挑选心理治疗师

大多数的人接受心理咨询师和心理治疗师的治疗,不是因为精神疾病,只不过是在生活中遇到了凭借他们通常的应对机制和支持网络不能解决的问题而已。

心里治疗的方法有很多,包括行为疗法、认知疗法和各种各样以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为基础的心理动力学疗法。这些疗法虽然使用了不同的技术,但其目的都是一样的,即要帮助你改变生活方式,使你成为更快乐、更有创造性和效率更高的人。

但到底哪些疗法是有效果的呢?如果有效,哪一种是最有效的呢?

为了解答这些疑问,心理学家Mary Lee Smith 和 Gene Glass在1997年在科罗拉大学开始了一项工作,他们收集了10000多种不同来源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效果的研究,并采用元分析(meta-analysis)将其中375项研究的研究结果整合起来,进行更大的统计分析。

他们的目的如下:
– 鉴别并收集所有检测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效果的研究。
– 判断每项研究中治疗效果的大小。
– 对不同类型的心理治疗的效果进行比较。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拥挤导致行为失常

拥挤导致行为失常,它是由密度产生的个体主观心理体验。

当自己深身处拥挤的人群中时,你的情绪和行为会有所变化。你变得孤单离群、不引人注目,或是想抽身离开,抑或变得易激怒和好攻击。

心理学家尝试研究人类被试在高密度条件下呆一段时间,并研究他们的行为反应,但这在伦理上是不可能的,于是心理学家们就动物用做被试,这里面最经典的,是约翰.卡尔霍恩的白鼠实验。

在卡尔霍恩早期的实验中,他把一群小白鼠放在一个1/4英亩的封闭空间里面,里面食物充足,环境舒适,也没有天敌,27个月后,里面仅有150只成年鼠,大部分幼鼠都死了。考虑到成年鼠的低死亡率和通常的繁殖率,这一段时间应该有5000只成年鼠才对。白鼠数量少的原因在与幼鼠的死亡率极高,繁殖行为和母性行为由于社会相互影响的压力而严重改变了,因此几乎没有幼鼠可活到成年。

这个发现也让卡尔霍恩在后续的实验中设计控制更严格、更易观察的实验条件。

在由三项研究组成的这一系列研究中,研究者将32只或56只白鼠放入10×14英尺的实验空间里,实验室被分成四个部分或围圈,2、3圈有食物和水,老鼠只能从圈1到圈2,以此类推,1<->2
<->3<->4,4却不能到1。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你再次获得防御!

虽然人们对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人格的性欲发展阶段理论和人们心理问题的根源理论持否定态度,然而关于他的“防御机制”的概念,多年来一直都得到积极的评论。

这套心理防御机制,在他的女儿安娜的研究中,得到充分的发展,她在1936年还出版了《自我和防御机制》。

弗洛伊德假设,人格是由三部分组成:本我、自我和超我。

本我是由基本的生物冲动组成,如饥饿、渴和性的冲动。无论什么时候这种需要未得到满足,自我都会产生强烈的愿望使人找到满足它的方法,并且是立刻满足!

但之所以人能克制自己的本能欲望,是还有自我和超我的发展来限制和控制本我的冲动。自我按“现实原则”行动,即它注意现实社会和行为的结果。

自我属于意识,其工作是让本我的欲望得到满足,但要用理性的、社会认可的、合理安全的方法去完成。

然而,自我也受超我的限制,人的超我,实质上要求自我根据已有的一套关于是非对错的准则,保证自我为本我的需要找到的满足方案是道德的和合乎伦理的。佛洛依德认为,超我在意识和无意识两个层面发挥作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