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霞老师的《暗舞》歌词

有天晚上听到,忽然觉得歌词特别能安抚人,分享给大家。

结束了扮演白天的俘虏
拥抱黑夜跳起了独舞
舞动没人偷窥的的影子
自由在黑暗中多么清楚


黑暗有一种疗伤的温度
会让灵魂蒸发掉痛楚
回到羽毛的重量开始
旋转着自由轻轻飘浮


一个人跳舞 解脱束缚
让小小舞台也能够容纳幸福
征服着午夜就像征服了自己
明亮的自我原来藏在暗处


黑暗中跳舞 品尝孤独
让依赖奢侈的情感回归纯朴
白天的脆弱 在夜里发现勇气
像一颗珍珠 最明亮的孤独

那么,你也会在黑暗中起舞吗?

讲稿整理-陆奇老师的《正视挑战,把握创业创新机会》(非官方)

更新:本文最早发布在知乎(https://zhuanlan.zhihu.com/p/149776960

看了陆奇老师的奇迹创业坛直播分享(B站有),发现里面非常多值得深挖的点,做了下文字记录(如果有侵犯版权,请告知删除)。

即使不是在创业一线,对于做人做事来说,都是非常值得多次阅读思考的材料。

PS:陆奇老师在做的事情。关于奇绩创坛​www.miracleplus.com

PPS: B站完整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jK4y147kH​www.bilibili.com

正视挑战,把握创业创新机会

挑战与机会

今天很高兴能欢迎大家参加我们积极创谈的直播直播室。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正视挑战,把握创业创新的机会。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主题跟大家分享?本质上是因为世界正处在一个巨大的变化当中,我们有百年未遇,对全球的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大规模的对人民的生命健康和经济生活的影响。

同时新冠疫情造成的未来的新的世界格局,将对全球有结构性的非常大的影响。因此世界经济政治的格局也在加速的变化。

各行各业都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和非常大的不确定性。但纵观历史,这样的小黑天鹅事件,小概率但是影响非常之大,往往会因此让世界进入一个新的环境,打造一个全新的世界,更美好的世界,这也是一个机会。为这个机会来开路的,一定是创新,尤其是技术驱动创新,特别是今天年轻一代的创业者,你们觉得未来社会要如何生活如何工作等等,将决定性的因素,因为创业创新是驱动创新的主要源泉和摇篮,但创业者本身要经过一个非常艰辛的历程,充满着很多不确定性。

面对今天这样的一个新格局,又有了众多的问题,焦虑和迷茫。未来到底何去何从?创业者应该如何来正视挑战,把握住机会。今天我来分享的是我们在奇迹创坛是怎样看待分享我们的想法和观念,积极状态。

我们致力于早期的创业生态,我们通过创新的方法和创业者一起动手解决他们的核心问题,努力当好创业者的合伙创始人。我们一起跟创业者合作,主要是帮助创业者提高两个核心能力,想的更明白,做得更有效。而这正是要正视挑战,抓住机会的核心需要做的工作,需要正视挑战,我们必须从奇迹创坛角度来讲,我们必须对整个创新生态的全局有一个系统化的完整的梳理,把大盘全面的看清楚,同时对新格局所带来的风险要有充分的分析,这些风险的范围,非确定性的时间的区间,帮助每个创业者做好充分的准备。

继续阅读

《时代的稻草人》读书笔记

政治的混乱、经济的奔溃、社会的压抑、个人的绝望,他们对这个真实的中国毫无感知。

一个至今仍常被混淆的逻辑是——是世界这四分之一的人口养活了自己,也养活了这个政权,而不是倒过来。

对暴力的崇拜、隔岸观火的快乐、廉价的东方主义,构成了这些中国崇拜者的内心。

“毛泽东的文化革命”是一项使地球上最聪明的人民沦为白痴的庞大工程。

“我不想生活在一个我不再尊敬的体制的束缚中。”——李敦白

人们总是生活在对别人的想象中。但倘若这想象中丧失了基本的价值判断,则经常变成历史的污点。

道德意识被遗忘、被遮蔽、被交换。

“凡有来道中国的,倘能疾首蹙额而憎恶中国,我敢诚意地捧献我的感谢,因为他

一定是不愿意吃中国人的肉的!”——鲁迅

中国文化的危机,不是来自西方的影响,而是来自自身的陈腐。

“中国本位”是一个伪概念,文化必定是变动、融合的,不会以为吸收了新元素,就

继续阅读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读书笔记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是动力学的治疗取向,关注植根于存在本身的焦虑。

有四种终极关怀在心理治疗中是极其明显的:死亡、孤独、生命的意义和自由。
心理治疗不应该是理论驱动的,而应该是关系驱动的。

每个人,都注定要体验生命的美好,也要体验其不可避免的暗黑一面:幻灭、衰老、疾病、孤独、丧失、无意义、痛苦的选择和死亡。

真正的治疗在濒死者的病床前才最终出现,当他们彼此袒露他们都是旅行者、都只是人的时候才出现。

里尔克:“耐心对待所有尚未解决的事情,努力去爱问题本身”。我要再加上一句:“也要努力去爱提问者”。

“我是一个人,不要让任何人性的东西与我疏离。”

继续阅读

《智识分子-做个复杂的现代人》读书笔记

终于读完多年前朋友送我的两本书《智识分子》和《万万没想到》,都是万维钢写的。不禁感叹这个世界上真有如此聪慧的人,既然能学贯中西,纵横千年。

虽然书本里面很多都是零碎的文章,但是作为一个感受“理工科思维”的入门书,这两本还是ok的。

我这边看的比较粗暴,因为已经完成了基本的理科思维启迪,更多的把这本书当作更好的阅读材料索引。讲到这里,就不得不提里面提到的很关键的一个章节,《信息极客的三个功夫》。

在这篇短小的文章里面,作者给出了3个技巧,帮助我们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如何有效的获取信息,发现真知,而不是作为被投喂的那个人。

技巧一,阅读学术论文。区别于大众用的搜索引擎,其实还有学术相关的搜索引擎,包括:google scholar、百度学术、Solidot(科技新闻网站)、果壳网、EurekAlert。

继续阅读

如何面对失败

那些杀不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加强大。

作者马修.萨伊德在他的这本《黑框子思维》里面,就讲到了人类社会中,小到个人,大致跨国机构、国家等,是如何在失败的泥沼中挣扎,又是如何端正对错误的认识,乃至走向更好的未来。

对待失败的态度

很多时候,失败往往意味着责罚、屈辱、缺乏能力等等,这使得人们总是对失败避而远之。书中列举了医疗业、航空业的大量案例,分析大型机构的内部人员也会因为体制固有的安全盲点,或者因为责任规避的各种原因,而对失败采取回避,丢弃,甚至否认的态度。这样的结果,是导致了大量的安全事故,而且一直发生。

即便是在错误反馈机制相对完善的情况下,一些初级的错误导致的事故仍然无法避免,体制无法完全解决问题,还需要搭配人的意愿。而意愿的改变,还是需要修正人们对错误的认识。

人们必须意识到,错误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而是一个更好的学习机会,让前进变得可能的一个助推。

总的来说,要想从错误中学习,有两个关键部分:第一,要有一个正确的机制,在这个机制中,改进错误被视为推动进步的方法;第二,要有能让这种机制蓬勃发展的正确观念。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无条件服从

人类有一种服从权威命令的倾向,即使这个命令违背他们自己的道德和伦理原则。

心理学家Stanley Milgram做了一项实验,系统巧妙的研究了人是怎么会接受命令去伤害另外一个人的。

实验是如何设计的呢?

实验中邀请了40名被试,介乎20-50岁之间,事前被告知参与耶鲁大学的一项关于学习与记忆的有偿研究。实验中,他们会与助手(扮演受电击的学生),以及主试(负责下达命令)一起。

Milgram伪造了一个电击装置,并设置了3个等级,“轻微的电击”、“中等的电击”、“高压危险的电击”,其实对被“电击”的人完全没有效果的。

并且这样要求:助手的“学生”角色会需要记住各种各样的单词,而被试的“老师”角色需要根据“学生”的记忆情况进行检查。主试要求被试在学生做出错误的反应时给予电击惩罚,最重要的是,每增加一次错误反应,“老师”就要将电压强度提高一级。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从众的力量

当科学家谈到从众性时,他们指的是当某一个体成为某个团体成员时,其行为常追随团体的某种的行为模式,有些时候这些力量强大到足以让我们做出一些与个人态度、伦理、道德相冲突的事情。

到20世纪50年代,Solomon Asch对从众行为进行系列研究,他的实验为我们提供了有关从众行为的大量新信息,而且为未来的研究开辟了许多道路。

Asch选择从“视觉从众”切入,这样能够避开一些模糊笼统的概念,比如态度、伦理、道德和信仰体系等等。

实验中,被试(假设是你)会与其他几名成员坐在一起,并且对两幅图画中的直线做出指认,筛选出符合主试要求的线段。在第一轮指认中,其他几名被试都指出正确的,但是到了第二轮,其他成员都故意指错成某一根。

结果显示,每位被试测试数次,其中约有75%的人至少有一次与团体内的人保持了一致。综合所有实验结果,被试服从于团体做出错误回答的次数约占1/3。

团队压力对从众行为的有力影响在Asch的研究中得到了清楚的体现。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斯坦福监狱实验

人们常常忽略环境对自己的影响,但事实往往相反,环境对人的行为的影响是非常强大的。

在30年前,著名心理学家Philip Zimbardo及其同事Craig Haney、Curtis Banks、Dave Jeffe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这样一个实验。他们想创建一个模拟监狱,系统性的研究监狱经历对监狱工作人员和犯人所产生的心理和情绪影响

那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们把“监狱”建在了斯坦福大学校园内的心理系大楼的地下室,并且请来了一个坐过17年牢的前罪犯作为顾问,尽可能的模拟真实的监狱体验。被试是在当地招募的志愿者,从100名的报名者当中筛选出24名大学生,通过掷硬币的方式,将人群分成两组:”看守“和”囚犯“。在这些被试进入”监狱“前,他们会经历不同的步骤。”囚犯“会被从居住的地方由警察上门,走正式的逮捕流程,押回到”监狱“,而后进行一系列的入狱手续,比如搜身、穿囚衣等等。”看守“则会配备统一的警棍,穿着对应的制服,并且带上反光墨镜等。

实验持续了6天,最终被负责人Zimbardo主动停止。

Zimbardo这样描述”监狱“中的被试:大多数人变成了真正的”囚犯“和”看守“,不再能区分角色扮演和自我……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监禁的体验(暂时地)破坏了一生的学习;人类的价值被搁置,自我概念受到挑战,人类本性中最卑劣、最丑陋的病态面显露出来。我们觉得非常恐怖,因为一些男孩(看守)把其他人当作卑劣动物一样对待,并且乐于享受那些残忍的行为;而另一些男孩(囚犯)变成了卑屈顺从、失去人性的机器人,他们只能想到逃跑、自己个人的生存,以及对看守日益增长的仇恨。

继续阅读

《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编个故事吧!

当你观察人的行为时,无论是图画中的还是现实生活中的,你对该行为的解释将以情景中可获得的线索为依据。倘若行为的原因显而易见,那么你的解释将不仅仅是正确的,而且也会与大部分观察者一致。然而,如果情景模棱两可且很难找到行为的原因,那么你的解释似乎更多地反映出与你自身有关的某些东西——你的恐惧、愿望、冲突等。

心理学家Henry A.Murray 和 Christiana D Morgan就是以这个作为理论基础,设计了“主题统觉测验”(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简称“TAT”。这个测验也相对简单,使用一套黑白照片,图片中人物所处的情境没有特定含义,然后要求当事人或被试看图讲故事,然后治疗师或研究者将故事的内容进行分析,以揭示隐藏在被试无意识中的冲突(“统觉”的意思是有意识的知觉)。

他们认为人的行为是由无意识力量驱动的,这一观点隐含着最早由弗洛伊德发展起来的心理动力学的原理,依据这种观点,为了准确诊断和成功治疗心理问题,必须揭示无意识冲突。

在Henry和Christiana的一项关于TAT测验的早期研究中,他们找了一组20-30岁的男性作为被试,每位被试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背对着主试,然后给到以下指导语:“这是一个测量你创造性想象力的测验。我将呈现给你一副图画,希望你根据这幅画,编一段情节或一个故事。画中人物的关系如何?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他们当时的想法和感受是怎样的?结果如何?请尽你最大努力来完成这项任务。既然要发挥文学想象力,那么你可以尽情地编写这个故事,不用考虑长度和详细程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