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对失败

那些杀不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加强大。

作者马修.萨伊德在他的这本《黑框子思维》里面,就讲到了人类社会中,小到个人,大致跨国机构、国家等,是如何在失败的泥沼中挣扎,又是如何端正对错误的认识,乃至走向更好的未来。

对待失败的态度

很多时候,失败往往意味着责罚、屈辱、缺乏能力等等,这使得人们总是对失败避而远之。书中列举了医疗业、航空业的大量案例,分析大型机构的内部人员也会因为体制固有的安全盲点,或者因为责任规避的各种原因,而对失败采取回避,丢弃,甚至否认的态度。这样的结果,是导致了大量的安全事故,而且一直发生。

即便是在错误反馈机制相对完善的情况下,一些初级的错误导致的事故仍然无法避免,体制无法完全解决问题,还需要搭配人的意愿。而意愿的改变,还是需要修正人们对错误的认识。

人们必须意识到,错误并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而是一个更好的学习机会,让前进变得可能的一个助推。

总的来说,要想从错误中学习,有两个关键部分:第一,要有一个正确的机制,在这个机制中,改进错误被视为推动进步的方法;第二,要有能让这种机制蓬勃发展的正确观念。

从人类犯错的心理根源说起

人类的脑袋天生并不是为了思考而生的,启动思考的逻辑是需要用力的,大多数人在生活中,更多是借助感性大脑来行动。然而,感性的大脑并不是总是能对现实世界作出有效的反应,人类的思维有很多陷阱。

比如,书中提到费斯丁格的“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自己是理智而聪明的,如果承认自己犯了错,很多人心里会非常难受,这是因为自己选错了,间接觉得会觉得自己很蠢,外在还很可能附带了为了这个决定付出的代价。所以你就理解为什么大多数情况下,人们会选择逃避否认错误,甚至会对失败的数据进行修正、篡改,好让自己心理和“现实”尽可能一致。

我们越相信自己的判断,就越容易对质疑这些判断的证据进行认知上的修正。

书中还列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错误其实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这要从“证实性偏见”(confirmation bias)说起。如果给你一组数字,“2、4、6”,要求你找出这组数字既定的排列规律,同时你可以提出另一组3个数字,询问实验人是否符合这个规律。大多数人很快就会提出假设。比如都是“偶数”,然后在每一次的确认中,不断强化这个判断。但关键是,你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是错呢?在重复3次验证之后,大多数人都会肯定自己的假设,但有可能是,这些数字就是没有规律的随机组合。人们习惯用这种策略把快速确定答案,而不曾考虑过,其实还可以用证伪自己的假设而不是去证实它。

如果参与者不愿意犯错误,那么他们是很难发现规律的。

重复与对照,应对复杂问题的试错策略

书中列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讲述了一家生产喷嘴的厂家找来一群数学家各种做各种高大上的数学模型,最后没搞定厂家喷嘴质量不行的问题,最后还是让一群生物学家整出来了。有趣的地方在于说,他们的设计方法跟动力学、化学专家们不一样,采取的是渐进改动的策略,他们把整个喷嘴分拆成多个零部件,然后逐步修改里面的因素,通过分解修改,并记录每次改动的效果,最后完成了新喷嘴的设计。

这个故事并不是嘲讽分析专家们的模型有误,而更多是说,有些问题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得到解决,渐进修改是一种,颠覆式创新也是一种,设计模型去模拟现实世界也是,方法有很多,没有绝对的正确答案。

渐进修改这个案例给我最大的启发,莫过于,他们通过对失败的检测与应对来驱动适应过程,这个很颠覆常人的认知。

随机对照实验

在很多心理学或者医学实验中,为了验证某个因素的作用,时常会设置一个对照组,就是什么都不施加,另外一组施加相关因素的影响,然后对比看这个因素有没引起不一样的效果。

作者在这里面提了两个很经典的案例,一个是监狱之行,让一群犯事青少年参观监狱,希望借此让他们弃恶从善,但效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部分人员后来也参与了犯罪,其实这样一种“符合”人类潜意识的活动,并没有带来实际的效果,但直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相信这样的活动效果。

另一个案例是放血疗法的有效性问题。20名重症患者参与了一次放血疗法的试验,其中一组使用放血疗法,另一组不使用放血疗法,结果对照组只有3名患者死亡,而治疗组却有5名。这说明,放血疗法的有效性是有问题的。

小进步与大飞跃

书中举了天空车队作为例子,讲述了这个车队如何靠着大量微小的改变逐步赢得8枚金牌等好成绩的,人们问他是怎么做到的,“如果你把一个宏大的目标分解成许多小部分,然后对每个部分加以改进,再把它们结合起来,你将获得巨大的进步。清晰的反馈是进步的基石。“

对管理的启发

很多员工会选择忽视否认失败,并不是他们不想,只是大多数企业的管理机制,都是谴责多于鼓励,因为他们常常认为不赏罚分明,会带来混乱。但其实这两者并不冲突,一个愿意花时间调查数据并听取各方面声音的管理者具有关键性的优势。

结尾

作者在第一章中访问了他其中的一位采访者,马丁,他曾参与到整个医疗系统的错误反馈机制调查中,并且成立安全组织,推进医疗行业的改革,他这样说,“为了共享经验,让更多生命得到挽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