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观修行——第3天

第三天。你们还有七天可以用功修行。明天第四天。对你们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你们将要开始修内观。也就是说,你们要开始进入智慧的领域。这三天你的练习对明天所要学的方法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准备工作。实际的修行是从明天开始。这三天你已经让自己准备好了,开始要进入那一关的修行。没有坚固的界的基础,不可能修好,内观不可能获得修内观应得的成果。没有良好的垫也无法修内观。因此这三天来,你严格持守五戒,就奠定下良好的基础。基础越稳固,上面的建筑物也就越坚固。从这稳固的基础开始修定,练习观息法,这对于正定是绝对必要的。两千五百年前的印度,有很多老师并不重视戒律。所以甚至到了今天都还有老师说并不需要遵守戒律,只要你高兴,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你仍然可以修行,可以获得所有修行的愉悦经验。他们的修行是为了得到某些愉悦的修行经验。但是内观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

修行内观的目的是为了在最深最根本处净化这个心。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所需要的不只是普通的定,而是正定。

因此,严格实践是为了发展正定,而发展正定是为了增长智慧,而增长智慧是为了达到完全觉悟解脱的最终目标。

持戒是为了修定,修定是为了培养智慧,而智慧是为了解脱。你们开始修的时候只是如此,而当你深入时会发现,戒定会三者是相辅相成的。就像是三脚架的三只脚一样。如果其中的一只脚不稳固,整个三脚架就无法直立,必须三只脚都很稳固才行。因此,戒可以帮助定和会定,可以帮助戒和会,而会也可以帮助戒和定。戒定会三者互相关联,彼此相辅相成。如果一个人持戒清净,那很好,持戒清净会有很好的利益,很大的功德。但是只有持戒清净,并不能引导一个人达到解脱的最终目标。

如果一个人持戒清净,并且有非常深入的正定经验,这也无法达到解脱的最终目标。要达到解脱的最终目标,智慧是绝对必要的。这位希达多乔达摩完全觉悟了。他的一生甚至在他小的时候就持戒清净。然后他又修了正定。出家之后,他跟过几位老师学过,当时印度最高的禅定。修过这些之后,他发现还是没有完全的解脱。他发现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有某些潜在的烦恼。就像沉睡的火山一样,随时都会爆发。这些烦恼有时会打败一个人,让他陷入痛苦中。因此,这些根植内心深处的潜在烦恼,必须连根拔除。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继续不断的探究而发现了内观修行法。

内观就是智慧,只有借着修内观才能发展人的智慧而觉悟,否则是不可能觉悟的。但是内观在印度失传了很久了,整个世间陷入无名黑暗之中,智慧的完整面貌在这个国家失传了。佛陀再度发现了内观,在八圣道当中,我们已经讨论过戒的部分,也讨论过属于定的三个项目。

接下来我们要讨论八圣道当中属于会的两个项目,也就是正思维和正见。来参加这样的修行课程时,刚开始在心的表层会升起某些的不尽烦恼,非常焦躁不安。这些烦恼妄想对于心像是一种冲击。

然后你又开始回来观察呼吸,妄想的力量非常强大。大部分的时间,你的心中充满了烦恼的念头,有时候是愤怒,有时是瞋恨、哀伤、沮丧。有时也许是欲望、激情等等。这些妄想不断的击败你,然后你又尽你所能的回到呼吸上。妄想会不断的冲击你,但是你必须再回到呼吸上。一天两天三天你会发现到并不是所有的妄想都不见了,而是妄想的内容已经改变了。现在这些妄想已经不像前几天那样的激烈。妄想虽然还在,但是大部分的念头都与正法有关,与正道有关。

一个人开始了解到正道是什么,我应该如何来修行,什么是正确的修行方式,有什么困难等等。这些问题不断的在心中升起,而不再是妄想着对别人有害的念头,这就是正思维。但是这还不是真正的智慧,这种正思维还不能让乔达摩完全的觉悟。在佛陀之前,佛陀当时和佛陀之后的印度所有的老师都教导,必须心存善念,才能正确的看清楚事情。才能够获得正见。

有了正见才能够正确看清楚事情的本来面目。就好比说当太阳被乌云遮蔽时,你无法看到阳光,一切都处在黑暗中,现在某些云层飘走了。虽然还有一些乌云,但是已经不再那么的厚那么的暗了。云层变薄了,虽然并不是所有的乌云都消失了,但你已经可以开始看到阳光了。因此,这种正思维的过程是必要的。虽然某些念头还在,你还没有达到心中完全没有妄想杂念的阶段。念头虽然还在,但是已经不是那种会严重干扰你,让你无法踏出下一步的那种妄想了。而下一步就是正见,正确了解实像本来的样子,这才是真正的智慧。一个人不断的培养智慧,就能达到最终的解脱。

智慧共分三个阶段,以佛陀当时的用语,第一个阶段叫做文慧。第二个阶段思慧。第三个阶段叫做修慧。

文慧,也就是你看过听过某些经典或开始。这是别人某未知者觉悟者的开始。人们结集某位圣者的说法而成为经典。不管是你直接听这个人的开始,或者阅读他所说过或是写下来的经典。多半的情形是因为你对这个人或这部经典有极大的信心信仰而接受他。这很好,很有用。因为那些从没有听过法的人,对于整个人生还是非常的困惑的。如果你至少听过法听过关于法的开示,那么就是听过正确的观念。但是这并不够,仅仅培养文慧这种从别人或是经典上听到或是看到的智慧,并不能让你解脱。如果文慧能够让你获得启示,能够引导你他上下一个步骤,那就非常非常的好。

下一步是思慧,也就是在知识上了解真理,培养智慧。人是理性的动物,并不会盲目接受某些的观念,必须运用它的理智去推理。我所听到的读到的这一切符合逻辑吗?实用吗?我应该接受吗?在知识上试着去了解。是的,没错,他是相当逻辑,相当科学,相当能够接受的,因此而接受。这是智慧的第二个阶段思汇,这是很重要很有用的阶段,能帮助你得到启示,并指引你进入第三个步骤,修慧的阶段。

第三种智慧,修所成慧是去体验直接经验到的智慧。唯有这种智慧才能让你解脱。前面两种智慧能帮助你,但并不能让你解脱。在当时的印度,已经有前面两种的智慧,而佛陀发现的是第三种的智慧,亲自体验的智慧。修慧。有的老师会说,不要贪求,不要嗔恨,所有的感官失误都是虚幻不实的。如果你不断的对他们产生执着,你只是在增加痛苦。从这种执着中解脱,不再只许你就可以解脱痛苦。当时已有这些教理,但是如何才能解脱执着呢?如果有人已经在培养个人直接体验的智慧,也就是修慧就会开始帮助他逐渐的脱离痛苦。文惠和思惠可能是很有用,但也可能非常有害,而且经常是有害的。例如文慧。有人出生在某种的家庭,成长于某种的社会,相信某种传统观念,某部经典或是某种的信仰。从小开始,他就和这些习俗、哲理、信仰和交易不断的结缘,结了很深的因缘。他开始觉得这是完全正确的。所有其他的传统观念都没有用,不正确,我的传承才是最好的,我只接受他。这个人将无法走到下一步。当一个人完全满足于我接受这个真理,我们经典上的真理,我们圣贤说的真理,这个真理太棒了。这就会成为极大的障碍,极大的束缚,这样的人就绝不会运用理智去理性思考他的教识。因此,要培养个人体验实像的能力就很困难。像这种文慧就成为极大的束缚。有的人由于文慧而接受了某种信仰,但是身为人类就会有理智的思维。他开始思考,这是真的吗?是正确的吗?可以接受吗?实用吗?然后长老们就开始担心了,不管是家中的长者,社会中的长者或是这个族群的长者,他们都不会喜欢这种的质疑。他们会说哦,你不相信你对我们的经典没有信心。如果你怀疑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你死后就会下地狱。然后就会描述地狱的恐怖情形,太可怕了,这个人就会接受。哦,不不,我不想下地狱,我相信。不管合不合理,实不实际,我相信这一切我不想下地狱。

因此,可怜的家伙由于恐惧而接受了这一切。同样的这些长者,他们还有另外一套,他们会说太好了。如果你相信我们经典上的一切,接受我们的传承。我们的一切哲理,如果你相信这一切,那么你知道会如何吗?你死后就会上天国,于是便描述天国的美好。太美妙了,太美好了。在那里你将会享受所有感官的享乐,你会享受这个人世间体验不到的天国之乐。太棒了。这个人开始快流口水了。哦,太好了。如果我能到天国去,我就接受。如果只要相信我就能上天国。那么我一定相信,因此你就这样子相信了。

不管你出于迷信,出于恐惧或是贪爱而相信。你都只是相信而已,你没有用理智去理解。如果有人走到下一步,思慧也可能会形成极大的束缚。一个人已经开始用理智思考,而找到了非常合乎逻辑的解释。特别是对他个人的传统信仰。就像精明的律师一样,他可以用很多种方式来说服自己,这是正确的。我们的传承如此说,因此是正确的。他会不断的和自己争辩,而让自己信服。是的,这是正确的,是就近的。现在我知道所有的事情。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是正确的。他因此自我膨胀,自认为现在我知道每一件事了,我这么有智慧。可以写一本关于这个信仰这个哲理的书。我可以公开演讲开示、公开辩论、座谈,证明所有其他的信仰都是错的,只有这个信仰是正确的。这种疯狂的思想会阻碍你进展到下一步。

因此,文慧和思慧都可能成为大障碍。但是如果你开始进入下一步的修慧,你就开始亲自体验到实像。只要你不曾体验实像,你所听闻所思考的都不属于你自己的实相。经常会被扭曲误解。每一个人都必须亲自体验十项才能达到最终的目标。希达多乔达摩这个人体征了他自身内在的思想,培养出他的修慧而成为一个觉悟解脱的人。他自己所培养的消费只能够解脱一个人。那是希达多乔达摩自己,而不是其他的人。没有人能由于乔达摩的智慧而解脱,其他人只能从佛陀的智慧得到指引,得到鼓舞。而每一个人都必须培养自己的智慧,以达到完全解脱的最终目标。一个人的智慧,也就是修慧,是你自己体验安住的智慧,只有修慧才能破除无名烦恼贪爱瞋恨的束缚。唯有修会才能止惜所有的痛苦。唯有修慧才能带来成果。不是文慧,也不是思慧。

我举个例子。有个人非常的饥饿,他到一家餐馆找到座位,侍者将菜单给他,他浏览了菜单。心里想哦。太棒了,今天的食物看起来非常的美味。想着想着他嘴里就开始流口水了,这是一种情况。他点了菜,但是要等菜送上桌,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他就看看四周的情况,心想。看看那些比我早到的,已经开始在用餐的人,看他们用餐的表情,很享受的样子。今天的食物铁定很好吃。那些人看起来都乐在其中。想着想着嘴里又开始流口水了。这是第二种情况。现在第三种情况是食物送来了,他也开始享用了。第一种情况就如同文慧。他只是看了菜单,还没有真正尝到食物。第二种情况就如同司会因为他看到了别人一副尽情享用的表情。因此理智告诉他,看看这些人尽情享用食物的表情,这里的食物一定很好吃的。但是他自己没有尝到食物,只有在第三种情况,食物送到他的面前,他开始品尝,开始吃了。那么他才算是真正的在享用。他这才是修慧。第一种和第二种智慧无法让你尝到实像的滋味。

再举个例子。例如有人生病了去看医生,医生检查过后开了药单给他,他非常高兴的回到了家里,因为他对这位医生极有信心。这并没有什么错,我们必须对自己的医生大夫有信心,但是他的信心变成了盲目的信心,他的热情变成了盲目的崇拜。因此,他在家中的供桌上挂了一副医生的画像,烧香并供上水果和甜点,然后又绕一百零八圈,并做了三次礼拜。这会有什么帮助呢?接着他又拿出药单,不断的护送早上一颗药,下午一颗药,晚上一颗药。早上一颗药下午一颗药。这有什么效果呢?简直是愚蠢,真是疯狂,这就是盲目信仰,盲目崇拜的结果。

接着第二种情况,人毕竟是理性的动物,因此他回到医生那里问医生,你为什么开这个处方给我呢?处方上是什么药?为什么能够治疗我的病?这位医生是个聪明人,他告诉病人,你得到这种病是由于这种原因。如果你吃了这个药就能够去除这个病因。只要病因一去除你的病就好了。哦,太好了,现在我知道了,我的医生真是太好了,他开的药太好了。然后再来他做什么呢?回到家之后,他开始和邻居争辩,庸医,你们的一生都是赤脚大夫。我的医生最好了,你们的医生所开的药一点也没有效。我的医生开的药最棒。他不断的和别人争辩,却不吃药,只是不断的和别人争辩。这就是发生在人们身上的事情。每一位智者圣人、觉悟者,当他发现人们痛苦时,他开给人民法的药单。你们要实践修定修慧,你们要解脱痛苦,但是却没有人要修行,反而开始发展不同的宗派、信仰、仪式,成天在这当中打转,却没有人要修行,因此也没有任何的成果利益。

第三种智慧修慧是透过直接的体验将法应用到生活中,只有这种直接的体验才能让你受益。现在问题来了,要怎么样才能对身心现象有直接的体验呢?体验到身心不断的在交互作用,烦恼也是因此而产生的,烦恼开始不断的增长,并且击败你。如果知道这些。你就可以防止烦恼升起,即使烦恼升起了,你也可以不让它增长而击败你。所有这一切都要靠体验的。所有的现象都在内心深处不断的发生,你必须培养这种能力,这种体验的能力。这就是在过去的三天中,你们一直在做的,除非你有这种能力,否则无法修内观。

例如,如果没有眼镜的功能,你就看不见任何东西。如果没有耳朵的功能,你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同样的。除非你的心有能力让你深入体验到身心的交互作用。除非你有这种能力,否则就无法修内观。

举例来说,有两个非常贫困的男孩过着乞丐的生活,平日四处乞讨为生。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是瞎子生下来眼睛就瞎了。有一天这个瞎子发高烧,他的朋友就告诉他,好吧,你就待在这儿,我出去要些食物回来,我们两个人可以一起享用。他出去起时,碰巧这一天有一位妇人非常的慈悲,给他了一道非常可口的甜点。是混合了米干果和牛奶所做成的甜布丁。这位妇人给他这道可口的甜点,他觉得非常的高兴。但是由于这种甜点是一体,而他又没有容器可以将甜点带回去和朋友享用。因此他就把甜点给吃光了,但是他回去之后非常诚实的告诉他的朋友,今天我要到了非常可口的牛奶布丁。但是很抱歉,因为我没有容器可以装,所以我就把它给吃了,没有办法带回来,和你一起享用。你不带回来没关系,但是至少告诉我是什么吧。哦,是用牛奶做的,所以是白色的。白色的,那么什么是白色的呢?你不知道什么是白色吗?不,我不知道什么是白色的。白色不是黑色。那么黑色又是什么呢?你既不知道什么是白色,也不知道什么是黑色,你是什么人呢?我不知道什么是白色,也不知道什么是黑色,因为我天生就是个瞎子,我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白色,什么是黑色呢?这一位男孩看看四周,发现一只白色的鸭子,就把他抓了回来,拿给他的朋友。你看白色就像这只鸭子一样。白色就像这只鸭子一样。他眼睛瞎了,怎么可能看得到什么是白色,什么是鸭子呢?他只好用手指头把鸭全身的摸了一遍。他说。哦,现在我知道什么是白色了,白色是非常柔软非常柔软的感觉。嘿什么意思?柔软白色和柔软有什么关系呀?你说白色就像这只鸭子一样,我摸了鸭子非常的柔软。你现在又说白色不是柔软,那我怎么知道白色是什么呢?哦,你这个笨蛋告诉你白色就像这只鸭子一样,你还搞不清楚。那让我再试一次看看。然后他又摸了一次,从鸭嘴开始摸过了整个鸭子的身体,再到尾巴的羽毛。啊,现在我知道了。白色是弯曲的,白色就是弯曲的。

因此,所有那些高谈深奥哲理而没有实修经验的人,实相对他们而言就是弯曲的。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培养出体验实相的能力。他们一辈子都认为实际上是弯曲的,弯曲的,他们无法理解。因此,培养出体验实相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你已经开始在做的,如果只是实践而没有做到下一步的修定,那么就无法培养出这种能力。如果你开始修定,但却以想象的对象来修定,以念诵或是观想的方式来修定,那么你同样无法培养出这种能力。如果你是以实相为对象,以和你身心有关的实相为对象来用功,你以这个范围当中气息的实像来用功。你是实实在在的经验到这些呼吸的出入。你实实在在的经验到呼吸进出的接触到了第三天,你又开始经验到感受。在这小范围中生化反应的感受。就是这样子深入自己的内心。最深层的心,我们称之为潜意识的心,事实上却不是毫无知觉的,他从早到晚随时都能感觉到身上的感受。你已经能够感觉到鼻孔这个范围的感受感受一直都存在遍布全身,全身上下随时都有某些感受不断的在发生。不断的在变化着,随时都以这种或是那种的感受在呈现变化着。不断的在变化着,唯有不断的观察实相,才能体验得到各种的变化。你已经开始了,明天你将探究全身。你会体验到身上其他部位的感受。这就是你的进度从新的表层进入到新的深层。这里就是你过去累积的情节和新的旧有的行为模式所在的地方。这种旧有的行为模式就是生起习性反应。每当感觉到身体上任何愉悦的感受时,就生起贪求贪爱的反应。每当感觉到身体上不愉悦的感受时,就生起厌恶嗔恨的反应。对这种现象你会产生越来越清楚的觉知。

在知识上,我们很容易了解到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不断的在发生某些的变化。万事万物都如此无常。每一个人只要出生就一定会死,任何事物迟早会归于毁灭,一切事物都是无常的。但是这只是一种知识上的理解而已,我们还必须在身体结构当中去体验这个实相。自然的法则存在于身体及身外的每一个地方。但是你所看到的外在的自然法则只能在知识上去理解或是接受。但是对于身体结构中的实相,也就是身体内的自然法则。知识上理解的智慧对我们是没有什么帮助的。在佛陀之前,佛陀当时以及佛陀之后,都有许多老师不断的在教导和佛陀同样的教理。但是他们都只停留在知识的层面上而已,他们的教导无法引导人们达到培养修慧的深度。假设在你的生活当中发生了非常重大的不幸事件,例如和你非常亲近的亲友过世了,你将他的遗体送到火葬场火化。或是埋到坟墓里,这些事情会让你产生某种的智慧,你会想到,毕竟万事万物都是如此的无常。人只要出生就注定会死,总有一天我也会死,别人会将我的身体下葬或是烧成灰。因此。一切的贪求执着,一天到晚和别人争长争短的计较,这个计较那个的又有什么用呢?到最后又能留下什么呢?我的身体还不是迟早要化为物,有的。你会有智慧,但是能维持多久呢?一旦离开了坟场,你又开始同样的我我的我自己等疯狂的念头。你并没有两样啊,这种智慧只是一种知识上的理解罢了。

一般人听了这样的开示,这样的讲经心里会想太好了。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执着是不好的,执着只会给我们带来痛苦。我越执着就必定会越痛苦。这个我我的就是一种极大的烦恼,极大的痛苦。但是开示结束之后,当你走出了讲堂,突然间发现道奇怪。我的鞋子呢谁穿了我的鞋子,我今天才买的鞋子。我的新鞋子怎么不见了?你的心里又开始闹着我我的我的你没有两样啊,知识上的理解没有太大的帮助,必须实际体验。但是要实际体验却很困难,因为除非你培养出体验实相的能力,否则无法体验实相。太多的幻想,太多的错觉。在表面上,某些事情看起来似乎是如此,但是实际上却完全不同。例如晚上你睡觉前点了一支蜡烛或是一盏灯,隔天早上起床时看到这只蜡烛或是这盏灯还亮着。你会觉得这是昨晚的同一支蜡烛或是同一盏灯。但是真的是同一支蜡烛或是同一盏灯吗?都不断的生灭生灭生起灭去一刹那一刹那的,不断的在生灭生灭着几乎没有中断。以至于你会误以为他是同一支蜡烛,同一盏灯。这是多么的大的错觉呀。我看了两眼电灯泡,我们还是认为这两次是同一盏灯光,它怎么可能会是同一盏灯光呢?如果是同一盏灯光。为什么在每个月的月底电力公司记账单来上面写着你这个月用了多少的电,必须付多少钱?我为什么要付钱呢?这个灯泡插头和插座都是我自己从店里买回来的,是我自己的,为什么要付你钱呢?电力公司来要钱是对的,因为不断供应的电力,通过电线而消耗掉了电力,供应的过程是如此的快速。所以我们会认为是同一盏灯光。

现在再举另外一个例子,比如说你每天要过河去银行上班,每天早上你过河到对岸去。工作了一整天之后,晚上又搭船回到这一案。你会以为这是同一条河,怎么会是同一条河呢?如果你潜入河当中之后,将头浮出水面。第二次同样的潜入之后又浮出水面。第三次在潜入之后又浮出水面。你感觉是在同一条河流中潜水?河中的流水不断的流动着,你第一次潜入水中再浮上来时,河面的流水已经变了。原来的流水已经流走了。没有一滴是一样的。第二次潜入下去再浮上来时,整个流水又完全改变了。第三次潜下去再浮上来时,流水又再次完全的改变了。

因此,每天早上搭船过河,晚上再回来时,河里的流水早已经完全的改变了。但是你的印象还是认为这是同一条河流。要如何超越这些印象呢?某些事物是在你的感官能力范围内,例如有了眼睛你就能看东西,但是却有视力的限制。例如蜡烛灯焰的生灭生灭。如果你仔细看清楚,就会发现到是的,蜡烛不断的在生灭生灭。但是电灯的电流呢,它以极快的速度在生灭生灭,超越了眼睛能够看见的程度,或者像河中的流水。你看得见。是的,它正在流动。第二次潜进去的已经是新的河水,第三次潜进去的又是新的河水。如果你留意的观察,就能够发现这些事情。但是如果想知道这个第一次潜入河中的人已经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当他第二次潜入河流之后。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第三个潜入之后,又完全是另外一个新的人,要如何才能够知道这个事实呢?如果你没有体验的能力是不行的。例如一个没有修过内观的人会认为这个半小时之前开始说话的格印卡和现在正在讲话的格印卡。啊,是同一个人,同一个格印卡。昨天的格印卡和一年前,五十年前、六十年前或是六十七年前的格印卡是同一个人。同一个隔音卡。怎么会是同一个隔音卡呢?梅伊莎诺,这个隔音卡死去了,然后又重新出生。构成这整个身体结构的次原子粒子,以极高的速度不断的在生灭生灭。因为生灭的速度极快,所以造成了错觉。迷惑或是混肴。

即使我们因为某一位科学家如此说,而在知识上接受了这个道理,但是我们还是无法实际体验到这个实相。

这整个物质世界都没有任何实质的东西存在,都只是波动波动而已。

现代的科学家是如此说的。而像佛陀这样的觉悟者也是如此说的,整个宇宙都没有任何坚固的实体存在,都只是波动波动而已。身和心都只是波动波动微细的波动而已。如果你对科学家所说的话很有信心而接受这个事实,这并没有什么帮助,你必须亲自去体验。觉悟的人做到了这一点,而达到完全解脱的最终的目标。这也是每一个人必须努力去体验的。这种不断的在发生的变化,每一刹那都以极快的速度变化。变化,不断的在变化着。一个小孩出生了,你看这个小孩这么的柔软,这么的可爱。然后十年之后你再看这个小孩样子变了很多。经过二十年后,你再看这个小孩又变了很多。三十年、四十年、六十年、二十年之后。太不可思议了。这是同一个孩子吗?他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这并不是每隔十年当他睡觉时,全能的神在他的身上用魔杖点了一下。他隔天起床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不是这样的。每一刹那这些变化都不断的在发生,每一刹那都不断的在变化,变化,不断的在成长、成长、衰老、衰老。这就是自然的法则。如果一个人只是在知识上或是情感上去接受这个自然的法则,这是没有用的。这只能成为知识上或是情感上的一种满足和享受。并没有太大的帮助。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开始实际去经验自然的法则,那么就大不相同了。这当中会有很大的差别。这也就是你现在所做的。

这还只是小小的一步而已,这一条路还长的很呢。我们必须进入到非常深的内在去研究。在这个非常深入的层面上,这个身和心的结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及身心的互动是怎么进行的,这就是佛陀开悟的方法。经过不断的分离剖析分解、消融。他达到了最终的实相,他达到了身心心中升起的法的最终的实相。然后他超越了最终的实现,而体验了超越身轻范围的境界。

到底这个身体是什么呢?经过不断的分离剖析分解消融,他体验到整个身体都只是微细的次原子粒子。而这些组成身体的次原子粒子,它称之为极微。意思是微细到无法再分割的物质最微细的单位,意思是指这个最小的单位是由八种物质。所组成的这八种物质是无法分开而单独存在的这八种物质,其中四种就是四种基本的元素。也就是说,地水火风这四大再加上四大的间湿暖冻的四种特性。合在一起,就是这八种基本的物质。而其中四大的四种特性更为重要。我们可以经验到这四种的特性。当我们经验这四种特性时,也就更容易了解到心的究竟实像。这也就是心和心所升起的法的究竟实相。佛陀因此而了解到什么是身心现象的本来面目,是极高频率的振动波动的现象。以及高的速度,不断的生灭生灭。佛陀说,在我一弹指,一眨眼之间,这些微细的次原子粒子就经过了好几兆次好几兆次的生灭生灭。

有一位西方科学家研究的结果和佛陀有相同的结论。美国伯克莱大学有一位教授过去不断的研究,他想知道原子是如何运作的。大约一个世纪之前,西方的科学家就清楚知道。物质的世界都是由波动构成的,并没有什么实体的存在。有一位科学家很好奇,热切的想知道,在一秒钟之内,一个最微细的粒子到底经过了多少次的生命。为了探究这个事实的真相,他发明了一套他自己颇为自豪,并称之为泡沫箱的仪器。因为粒子生生灭灭的速度就像泡沫一般的快速。靠着这套泡沫箱的帮助,他对外发表了他测量到的结果。这种最微细的次原子粒子在一秒钟之内,生命的速度是。一后面有二十二个零。这是当今西方科学家的发现,这和佛陀所说过的,在我一弹指或是一眨眼之间,有几兆次几兆次的生命产生。他们的结论不谋而合,但是当中却有很大的差别有很大的差别。美国伯克莱大学附近不少的学生来印度参加课程。他们听说过这位教授是位国际知名的教授。最近才刚刚过世。他曾经夺过诺贝尔奖,诺贝尔奖可不是办给什么张三李四的,他们是办给那些对人类有重大新发现的人。

因此,这位先生非常的有名。由于好奇,有些学生就跑去看这位和佛陀有同样发现的学者,结果呢他们发现这位先生他的生活充满了紧张。充满了痛苦。为什么这位先生无法解脱痛苦,解除紧张呢?这是因为他并没有培养自己的修慧。它能得到同样的结论,是因为它靠它的仪器,它的泡沫箱的帮忙。他对这个泡沫箱有很大的信心,对自己的聪明才智有很大的信心。因此他说事实是如此。但是已经解脱了所有的痛苦的佛陀并没有靠任何的仪器。他的发现是透过自己直接的体验,这就是他们会有极大差别的理由。当你深入到内在去探究神经的交互作用时,并不是为了好奇,并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能够解脱无名。因为你知道由于无名,你给自己不断的制造不尽的烦恼。负面的情绪造成了许多的痛苦,而要改变这种习性模式,我们就必须深入内在去体验实相。

我们开始体验到的第一个实相就是无常变化的实相。每一刹那都有某些变化,发生,整个身心的现象都不断的在变化着,而这是实际的体验。万事万物都不断的变化变化,只要你不断的分离剖析分解消融,你就会发现到整个身和心的结构。并没有所谓的永恒不变的坚实本体。你不断的探究,让我体验,看看到底有没有任何坚实的本体存在呢。这就是修慧所能做的。这种无常的变化是必须亲自体验的,不能只是在个人知识上、情感上去接受而已。我们必须实际的体验。而接受无偿变化的事实。

一开始你会遇到非常出众坚韧的表面石像,身体是由骨头、肌肉等等构成的。因此。会这么的坚韧,在身体上所感觉到的就像压力沉重、麻木、灼热、疼痛等等,所有的感受都是出众坚韧的。同样的,当你开始观察鼻孔这个区域时,你也感觉到身体这个部位上的某些感受了。你要试着客观的去观察,并不是说一开始你就能够客观的观察,这需要时间。但是你要开始学习。

以这种方式用功,也许只有短短的几个差挪,是真正的在客观的观察实相。但是只要你能够客观的观察。你的心就能够越来越敏锐,而心变得越来越敏锐时,你就能够开始体验到越来越危险的实相。你就能够开始刺穿穿透这种粗重坚韧的石像。你就能开始经验到更危险更危险的实相,直到你体验到整个身心的结构,都只是不断的在生灭生灭的波动波动。震动。只是一堆泡沫在生灭,生灭,一堆波动在生灭生灭一种生灭的波动流动而已。那么你才是在体验无常的实相。这不是一种知识上的游戏,也不是一种情感信仰上的游戏,而是你实际经验到的实相。

你在身体的结构中所经验到的生命的流动,每一刹那都不断的在变化,变化的现象。然后疯狂才能去除什么样的疯狂呢?对于身体结构和心理结构以及身心聚合体所产生强烈执着的这种疯狂。才能够去除。因为你会深刻体验到对于短暂生灭的事物产生强烈的执着,堪称又有什么意义呢?借着这个修法学到观察的方法,也就是平等的观察,以平等心来观察一切我们的旧有习性模式。就是生起习性反应。

当这个身心的现象升起,任何愉悦或不愉悦的感受时,我们就会产生碳爱或厌恶的习性反应。一。因此失去新的平衡而变得焦躁不安。现在我们经验到第一种的智慧无常。我们在经验上对于无常越来越清楚了。当我们增长了体验无常、变化无常变化的。这种智慧时,另外一种体验到苦的智慧就会逐渐的呈现出来。当你开始修行,开始观察自己的实相时,你会遇到非常出众坚韧的实相,像是沉重、麻木压力。紧张等等非常疼痛的感受。观察这些疼痛,这些非常痛苦的感受。你不喜欢这种感受,你想去除这些感受,但是它们还是存在。你必须训练自己,客观的观察他们,不管有多么的痛苦,你都只是观察着,无论是多么不愉悦的感受,只是观察观察。

有时有些学生也许在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或是第十天,也许在第二次或是第三次的课程中。就达到特殊的感受,坚韧的感受完全消融而体验到了全身上下都是非常微细的畅快流动感。能量流遍了全身,似乎是非常的愉悦,非常的舒服。你会认为哦太好了,这就是极了这就是禅修。我已经等待很久了,现在我已经到达最终的目标了。你因此产生了强烈的执着。哦,我找到了,我已经找到了,你并不了解,这也是变化无常的一种现象。早上你可能会有全身轻安舒畅愉悦的流动感。但是到了下午就又变成了疼痛沉重。麻木的感受。你会到老师或是助理老师那里去哭诉哦,我早上的餐桌感觉实在太好了,但是现在却是糟糕透了。因为你对无常的事物产生了执着而让你痛苦,因此道理就清楚了。不但不愉悦的感受是苦的。如果你对愉悦的感受产生执着,那么连愉悦的感受也是苦的。执着和痛苦是同时存在的。如果你对任何无偿的失误产生了执着,因为无偿的失误迟早都会变化,那么你一定会因此而痛苦。所以对苦的体验不但疼痛等等的感受是苦,甚至连身上愉悦的感受也是苦。这个道理就越来越清楚了。

第三种智慧,也就是对无我无我所的体验开始升起了,这种体验会越来越清楚。表面上看好像有我我的。但是当你更深入去实际经验时,而不只是在上质疑到底什么是我这个问题就变得越来越清楚。当你探究了内在的整个身的范畴,新的范畴和身心和合体之后,你发现身心除了波动波动。像泡沫一样的生灭生灭之外没有别的了。那么现在到底哪一个泡泡是所谓的,我呢这个泡泡是我吗?如果他是我,不一会儿他又灭去了,哪一个波动是我呢?如果波动是我,那么他灭去时我也就跟着灭去了。但是为了世俗的方便,我们还是必须要用到我我的你你的等等字眼,而事实上却没有所谓的我。我是我的存在。我们却必须用这些字眼,否则我们可能要说这对泡泡正在和那一对泡泡谈话,这样行不通。

我。我们还是必须我我们你你们他他们等等的字眼,这是表面的实相,它看起来似乎是如此。但是究竟的实相,真正的实相是一切物质都只是波动波动,像泡沫一样的生灭生灭罢了,并没有真正的实体存在。这也就是无常,如果真的有一个我或者真的有一个我的,那么什么是我的?我必须真正的拥有它。我到底真正的拥有什么呢?人到了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当他照镜子时会发现到头上长出了几根白头发。哦,不不不行不行?然后他就会跑到西药房去买染发剂,把头发染黑。然后说你看我很年轻,我还很年轻。他想借此骗骗别人,骗骗自己,但是怎么可能骗得过法,骗得过自然的法则呢?一个人头发会逐渐的变白,逐渐的衰老,衰老逐渐地迈向死亡。梅萨诺,你都在迈向死亡。如果你能够控制,如果你有办法控制你的身体。那么你可以对自己的身体说不,你不可以变老,你必须活到我要你活的岁数。但是这行不通,你无可奈何,你还是不断的衰老衰老。如果不能够看清楚了解这种衰老无常变化的现象,一个人或许还是会活得很高兴,过得很快乐。例如,一个人年满二十岁,家人亲友为他亲生。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可。可怜的家伙,他并不晓得自己已经离坟墓近了二十年,有什么好高兴的呢?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每次你生日时都要哭丧着脸说啊,我距离死亡的日子又接近了一年了。不。不要这样。法并没有要你哭法,只是要你认清实相。是的,这是事实。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但是不管还剩下多少时间,我都必须好好利用我怎么样善用时间呢?这就是智慧。

当你对无常苦无我的实相越来越清楚时,你就开始有智慧了。你正一步一步的。朝着最终的目标前进。然后你会发现你在日常生活中处理不同的人事问题时,你更有智慧了。你会知道这是表层的实相,你必须在表层实相上去处理事件的事情。你不会说这面墙只是一堆波动,我的脚也只是一堆波动。如果我用脚去踢墙壁,我的脚就会穿过墙壁。这是不可能的,你会踢断你的腿。因此,在表面的层次上,墙壁是坚硬的,这是事实。但是在较劲的层面上,它只是波动波动而已。你并不会对波动产生执着,而你也开始学到不只看事物的表面,坚固的一面。你知道事物表面是坚固的。但是你也开始将事物分离,剖析分解,而见到了究竟的实相。当一个男人没有正确的智慧时,他只看到女人坚实的身体,他会觉得哦太棒了,太漂亮了。而女人呢也只看到男人坚实的身体,他也会说哦,太好了,太英俊了。然而当你在法上增长智慧时,你就会想办法了解。让我来看看漂亮是什么,让我来分析分析,看看到底漂亮是什么东西。你从头顶开始哦,头发漂亮的头发,金黄色的眉发五六六的秀发,轻飘飘的戏法。这种头发或是那种头发从头上拔一根头发,给你有什么漂亮呢?你只想要尽快的把它丢掉。比如说。一个初心的少妇正在为他的先生准备早餐。不小心掉了几根头发,做好了早餐之后送去给他的先生吃。他先生发现了头发,说食物里有头发好脏的头发破坏了可口的早餐。好脏的头发,你这是什么意思?昨天一整个晚上你还不停的赞叹,说乌溜溜的秀发,好漂亮的头发呢,现在乌溜溜的秀发。跑到你的食物当中把它给吃了。叫什么叫?漂亮。只有当它属于整体时,它才漂亮。当它从总体中分离时,也就失去了它的漂亮。你还想看哪一部分?当你看到牙齿的时候,你觉得哦真好看,真是漂亮。像一整排的珍珠闪亮的牙齿。但是如。如果一颗牙齿掉了哦,珍珠一颗宝贵的珍珠掉下来了,你会将它保存在珠宝盒锁在保险箱里吗?不不会,牙齿只是一块骨头而已,赶快把它给丢了吧。当它从整体中分开来时,就变成只是一小块骨头而已。然而当它属于整体时,你却觉得像是一颗珍珠,一颗宝贵的珍珠。再进一步看看,你看这些指甲这么漂亮的指甲,指甲油擦的这么好,多么的搭配肤色。多么搭配衣服的颜色太好看了,太漂亮了。同样的情况,粗心的少妇在剪指甲,有一两片指甲掉到食物中。她丈夫看到大叫哦,指甲。很恶心的指甲,你说什么什么恶心的指甲,这么漂亮的指甲,我擦了这么漂亮的指甲油,加上漂亮的食物,加起来就是两倍的漂亮。你叫什么,吃了吧。漂亮到底什么是漂亮?有学生跑来告诉我,老师请不要这么说。你知道我们西方所谓的美,所谓的漂亮是什么吗?我不知道,请告诉我吧。在西方我们说每只是十六分之一英寸深的东西罢了,只是这一层皮肤它看起来这么的光滑。这么的细致,这就是漂亮。是这样吗?拿一把剃刀将这一层皮肤卸下来,看看是不是很漂亮。你不会想保存的,你会想把它给扔了。

那么身体内部还有什么东西称得上是漂亮的呢?如果有什么东西真的是很漂亮的话,那么这些东西就会从身上的这个孔那孔流出来。然而身上有哪一个孔所留出来的东西是漂亮的呢?老天爷真的对我们很慈悲,否则他如果把身体里面的东西变到外面来,把身体外面的东西变到里面去的话。那么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呢?我们就得一天到晚拿着棍子赶走那些想要来捉我们的狗乌鸦、老鹰。秃鹰之类的飞禽走兽。

我们的生活就会变得很恐怖,哪里还有什么漂亮可言呢?这并不是意味着法要你开始去痛恨别人,对别人说,喂,事实上你只是一堆泡泡。我也只是一堆泡泡而已,你没有什么漂亮的,你的身体事实上是污秽不堪的。法并不会教导你嗔恨。只要一个人越来越深入的体验,增长了越多的智慧,他的心也会变得越来越纯净。

而一颗纯净的心是充满着慈悲喜舍,无限的慈悲喜舍你并不会去怨恨任何人,心中只有爱。善意和慈悲充满了爱,善意慈悲。这条路会引导我们达到解脱所有的痛苦,解脱所有的烦恼,而过着一种真正的解脱,真正自在。觉悟的美好生活,对自己和别人都有艺术的生活,每一个人都要为此而努力。你能够到这里来用功修行很好。

在过去的三天当中,你已经做好了适当的准备,明天你将会开始修内观。plus 呢进入智慧的领域。但是要先了解一点,不要以为你一开始修内观,一开始观察实相,就能够看到次原子粒子几兆次几兆次的生命。不不,这是不可能的。一开始你将会惊艳到各种的疼痛、压力和沉重的感受。然后才会逐渐的消融消融,你才会感觉到能量的流动。但是不要期待任何的感受,让一切事物自然的发生。接受每一刹那所发生的实相,其他的就留给自然,留给法来处理。你只是接受在你身体当中当下所呈现的实相,不要想象观想持诵。就只是观察自己身心现象的实相,他本来的样子。这样的修法绝对能够引导你到达最终的目标。好好利用这一段宝贵的时间,你已拨出十天,要在这十天中获得最大的成果。只要精进认真的修行。一定能够获得最大的成果。要耐心持续的用功才能解脱你所有的束缚,所有的痛苦,享有真正的安详。真正的和谐,真正的快乐真正的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