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心理学的40项研究》 – 男性化、女性化……还是双性化?

性别认同(gender identity)是组成人格最基本的构成要素之一,它包括自我概念和他人关于“你是谁”的感知。

20世纪70年代以前,行为科学家都持有一种两极化的性别观点:即人们的性别认同不是彻底的男性化就是彻底的女性化,它们被看做是单一性别纬度的两级。

然而,70年代早期,心理学家安妮(Anne Constantinople)发文指出:男性化和女性化并不是同一个维度的两极,相反,它们应该成为衡量人类性别的两个维度。

支持这种二维性别模式的代表人物是斯坦福大学的桑德拉.贝姆(Sandra Bem),她挑战了这样一种传统的观点:健康的性别认同更应该表现为一个人的行为符合其生物学性别的社会期望。她认为,一个更协调的人,可以有效融合男性化和女性化两种行为,实际上,比那些性别类型极度男性化或女性化的人更快乐,心理调适能力也更强。

贝姆更近一步的,创造了“双性化”(androgynous)一词(“andro”意为男性,“gyn”意为女性),用来描述那些同时具有男性化和女性化特征的人,它们可以根据特定情境表现出最适宜的行为特征。

此外,贝姆还认为,不仅某些人具有双性化的性别特征,而且当一个人从一种生活环境中转移到另一种生活环境时,双性化特征更可以为增加行动的适应性提供有利条件。

贝姆这样解释道:性别类型分明的人总想使自己的行为与已经内化的性别角色标准保持一致,并可能压抑任何与其性别不相符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目标。因此,鉴于一个自我概念中性别认同为男性化的人可能会抑制某些女性化行为;一个自我概念中性别认同为女性的人也可能会抑制某些男性化的行为;而一个混合型的或者说自我概念中性别认同的双性化的人,就可以自由做出男性化或女性化的行为了。

当一个人拥有相对平衡的男性化和女性化特征时,贝姆就用“双性化”俩描述。

贝姆为了证明她的理论,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在这个过程中,她开发了一个叫做贝姆性别角色量表(BSRI),用来这些性别特征进行测量。

实验在100名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中进行,并设计了共60组涵盖男性特征、女性特征、中性特征的问题进行测试。最终的结果显示,男人在男性化测试项上得分更高,女人在女性化测试项上得分更高。而被试中有大多数人的男女性分数差值都接近0,即这些人都是双性化的。

贝姆在她的实验文章中这样讨论到:希望BSRI的出现和发展,能够鼓励在性别差异和性别角色领域的研究者们去质疑那种用性别类型说明心理健康的传统观点,并转而关注这种更为灵活的性别角色观念对人类行为以及社会所产生的影响。当性别角色的硬性划分已经不再适用于这个社会时,也许双性化人这一概念将为心理健康建立一条更为人性化的标准。

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一些同时拥有男性化特征和女性化特征的人被接受,而且在生活的各个层面都更具优势。你会看到,性别角色和性别期望的转变在社会中无处不在。

后续衍生、应用。研究者们在原有基础上,加入了积极的维度,把双性化的概念进行了拓展:受赞许的女性化、不受赞许的女性化、受赞许的男性化、不受赞许的男性化。当性别特征根据积极和消极的性质进行更为细致的定义后,积极的双性化优势开始被推崇。

书籍推荐:贝姆出版的《性别透镜》、《一个不寻常的家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