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斯坦福监狱实验

人们常常忽略环境对自己的影响,但事实往往相反,环境对人的行为的影响是非常强大的。

在30年前,著名心理学家Philip Zimbardo及其同事Craig Haney、Curtis Banks、Dave Jeffe在斯坦福大学进行了这样一个实验。他们想创建一个模拟监狱,系统性的研究监狱经历对监狱工作人员和犯人所产生的心理和情绪影响

那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们把“监狱”建在了斯坦福大学校园内的心理系大楼的地下室,并且请来了一个坐过17年牢的前罪犯作为顾问,尽可能的模拟真实的监狱体验。被试是在当地招募的志愿者,从100名的报名者当中筛选出24名大学生,通过掷硬币的方式,将人群分成两组:”看守“和”囚犯“。在这些被试进入”监狱“前,他们会经历不同的步骤。”囚犯“会被从居住的地方由警察上门,走正式的逮捕流程,押回到”监狱“,而后进行一系列的入狱手续,比如搜身、穿囚衣等等。”看守“则会配备统一的警棍,穿着对应的制服,并且带上反光墨镜等。

实验持续了6天,最终被负责人Zimbardo主动停止。

Zimbardo这样描述”监狱“中的被试:大多数人变成了真正的”囚犯“和”看守“,不再能区分角色扮演和自我……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监禁的体验(暂时地)破坏了一生的学习;人类的价值被搁置,自我概念受到挑战,人类本性中最卑劣、最丑陋的病态面显露出来。我们觉得非常恐怖,因为一些男孩(看守)把其他人当作卑劣动物一样对待,并且乐于享受那些残忍的行为;而另一些男孩(囚犯)变成了卑屈顺从、失去人性的机器人,他们只能想到逃跑、自己个人的生存,以及对看守日益增长的仇恨。

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监狱改造罪犯的目标基本上被废弃了,取而代之的是惩罚和将罪犯与公众隔离(称为剥夺其能力)。在1998年,Zimbardo和Haney分析了从斯坦福监狱研究以来监狱系统有何变化,以下是当时的结论:监狱采用惩罚和将罪犯隔离的模式,而不是其他一些可能会降低犯罪率的改造措施,事实证明,这种做法仍然是失败的社会实验。我们的分析显示,在研究之后的几十年里,监狱的条件显著恶化,这是监狱政治化的后果。媒体的夸大其词让选民担心犯罪,而政治家、检察官、地方检察官及其他一些官员则对罪犯采取强硬立场,以此来获取选民的支持。

Zimbardo在其最近的著作《路西法效应:理解好人是如何变坏的》一书中,回顾了监狱研究并把他关于囚犯虐待的研究和评论从监狱拓展到人类罪恶这一更大的主题。

关于Zimbardo叫停研究的表述:我终止实验不仅仅是因为暴力的持续升级和“看守们”与“囚犯们”的敌对恶化……而且是由于我自己意识到我所经历的个人转变。……我自己变成了监狱负责人,而研究项目负责人这一角色则被置于第二位。我开始像某些机构中一位眼里的负责人一样说话、走路、行事,我更多地考虑“我的人”的安全,而忽视了作为一位心理学研究者应当照顾被试的需要。在某种意义上,我认为情境力量的最深刻的评估,正式它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