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心理学的 40 项研究》 – 你会伸出援手吗?

1964年的一天,Kitty Genovose在她经营的曼哈顿酒吧营业结束后返回公寓,在路上,她遭到了袭击者的攻击,男子用刀刺了她好几刀,并在逃跑后又再次折返,再次施行刺杀。女孩一直呼叫,知道最后有人报警,警察两分钟后赶到现场,但Kitty已经死了,整个袭击行为持续了35分钟,凶手没有被现场抓获。据警察调查发现,公寓周围共有38人目睹了这一袭击事件,但最终只有一人报了警。

为什么罪案发生的时候,大家都没有伸出援手呢?

心理学有一个研究领域,称为“亲社会行为”(prosocial behavior)的现象,也就是产生积极社会结果的行为,比如利他、合作、抵御诱惑以及援助行为。哪些因素会影响我们提供援助呢?纽约大学的John Darley和Bibb Latane就是欲研究这些因素的社会心理学家,他们把这种在突发事件中的帮助行为称为“旁观者介入”行为(bystander intervention,而本例中的行为则叫“未介入”行为)。

在Kitty谋杀事件发生之后,两位心理学家对旁观者的反应进行了分析,他们假设正式由于观看事件的目击证人太多而降低了个体提供帮助的意愿,这种原因是存在一种被称为”责任扩散“(diffusion of responsibility)的现象,也就是说,当旁观者越多,每个人身在其中的人都会想,”其他人会帮忙的,我就不用帮忙了“。

如何验证这个假设呢?

两位心理学家还是找来选修心理学的一批大学生,把他们分成几个控制组,他们被要求与其他人讨论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适应大学生活等个人问题。其中,一组被告知,他们仅仅能与另外一个人交谈。另外一组则被告知,他们在同时与两个人在交谈。最后一组则是5个。实验中设计了一些突发事件,在会谈过程中,有其他”学生“会假装自己患有癫痫症,并在谈会中途”突然“表现出来。

研究者给了4分钟给被试者做出反应,之后实验停止。从结果来看,当被试相信有许多其他人在场时,迅速向研究者报告癫痫病发作的人数百分比大大减少,两人组(80%),三人组(60%),六人组(~30%)。

结论:别人的在场改变了你的行为,心理学家也把它称为”社会影响“(social influence)。

对这种人群影响的解释,一方面可以从责任扩散来看,另外一方面则可以从”评价忧虑“(evaluation apprehension)现象入手,即当别人在场时,我们没有去帮助当事人的部分原因是我们害怕难堪或被嘲笑。

由于本项研究以及一些其他研究,两位心理学在助人行为和旁观者干预领域称为了开创性的研究者,可以从《反应冷漠的旁观者——他为何不相助?》找到他们早期大量的研究。这本书也提出了一个模型,他们认为人介入某一突发事件前需要经历5个步骤:

1、你——一个潜在的帮助者——必须首先意识到某一件事正在发生。
2、你必须对情境做出判断,即某个人是否确实需要帮助。
3、你必须承担个人的责任。
4、如果你承担了责任,那么你必须决定你该采取什么行动。
5、最后,当你决定采取行动,你必须去做。

后期发现和应用。即便是关系很近的群体也不比个人更乐意提供帮助,两位心理学家的理论认为,当突发事件在某种程度上比较模糊时,这种情况就越有可能出现。

认识到责任扩散这样一种现象,也是一种很好的警示作用,它使我们意识到,在危急时刻,千万不要以为已经有人提供了帮助或一定会有人提供帮助,我们应该永远像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场时一样去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